10年來第一次,這家公司產線,在除夕夜全開。

走進全台歷史最悠久的口罩醫材大廠中國衛生材料(以下簡稱中衛),迎面而來的總經理張豐聯、營運長張德成父子檔,儘管揚起笑容招呼,兩人仍難掩一臉倦色,眼睛裡更有不少血絲。

小檔案_中衛

• 成立:1947年
• 總經理:張豐聯
• 營運長:張德成
• 主要產品:口罩、酒精棉片、各式醫材
• 成績單:2019年營收6.5億元,口罩占4成
• 地位:台灣最老口罩廠

10年第一次,年假開產線
政府徵收首日,交出2倍口罩

「從過年前開始,大概每天睡不到3、4個小時……,但既然從事這個行業,這就是我們的責任,」張豐聯直言,從自己、主管群、到如今天天加班到天亮的生產線員工們,都已經達成共識:「大家拚一點,(口罩)早一天出貨,就是早一天讓社會安心!」

彷彿呼應著他這句話,我們才進入辦公室,就看見角落坐著一名由工業局指派駐守,確認徵收量「一片都不能少」的官員;出貨處與大門口,更配有警察坐鎮,全程緊盯著載滿口罩的貨車駛離,處處充滿山雨欲來的緊張氣息。

自從武漢疫情升溫,政府宣布統一徵收口罩,這項平時毫不起眼的物品,地位一躍而成防疫戰備物資,消費者找遍了各大通路,更有人清晨就頂著寒風,守在藥局前排隊,卻仍舊一罩難求。

中衛這次首當其衝,被列在首批徵收名單,沒想到光是第一天,就交出了原訂產能兩倍以上的口罩量!自年假前疫情爆發迄今,短短兩個多星期,這間73年老廠究竟如何總動員備戰?

時間倒轉回1月21日。

對張德成而言,那本應是凱旋歸來的日子。1月中,他才帶著中衛最著名的彩色口罩飛抵德國,首次參與柏林時尚週,更與柏林高端街頭潮牌#DAMUR合作時裝秀,所有模特兒與嘉賓,都全程戴著中衛口罩看秀、打卡、自拍。

他坦言,自己在德國就有耳聞武漢疫情延燒,也和父親開過遠距會議,「沒想到一下飛機手機一開,訊息就爆炸了!」原來,就在同一天,武漢返台過年的女台商確診,成為國內首例,短短幾個小時內,消費者就開始搶口罩,通路也不斷傳來缺貨消息。

緊接著,武漢封城,台灣第二、三例出現,他每天起床都至少200則以上的Line訊息。公司加班生產,但口罩始終供不應求,中衛官網流量甚至還一度被灌爆,直到小年夜前兩天,父子倆終於下定決心開口,拜託產線在過年期間加班。

「這應該是十幾年來第一次,我們年假前大掃除、吃完飯之後,所有人回到產線打開機器,繼續開工!」張豐聯坦言,7天年假內,中衛有5天都在趕工;而父子倆除了調配產線、確保原料供應,更重要的是與經濟部密切連線,往往是深夜一通電話,隔天一早就得從台中直奔台北,與其他業者一同協調產能。

高單價產品太耗時,砍!
專心衝醫療口罩,30款品項縮到6款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先把我們的30款產品砍到剩6款,」張德成說。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這句話的意義不只如此。

事實上,中衛之所以能成為台灣極少數打出「csd」品牌聲量的大廠,就是因為留美設計師背景的張德成,研發出一系列彩色、丹寧與雪花圖案的設計感口罩,與同業做出差異化,將每片平均單價由2元拉到10元。去年,中衛甚至找來藝人謝金燕,推出聯名款蕾絲口罩,不僅讓口罩成為其演出配件之一,更促使營收創下超過6億元的歷史新高。

產品多元固然有助於拉高單價,但從製造角度想,卻不利於衝刺產量,因為每一次換線、換原料都得花時間,導致產能降低。於是他大刀一揮,將自己最獨特卻也最耗時的產品砍掉,專心生產素面醫療口罩等眼前急需商品,產能因此提升了10%到15%。

那下一步呢?「我們把平時預備著不動的30%產線全都開出來了!」張豐聯說。

這句話,乍聽令人費解。傳產業者無不希望產線全滿,設備稼動率越高越好,怎麼可能容忍產線閒置?

原來,這和他17年前經歷過的SARS風暴密切相關。

3成儲備產能,下令全開!
當年SARS留遺憾,轉為今日助力

2003年爆發的SARS,是中衛的轉捩點。身為第二代的張豐聯接手時,中衛仍是一家以紗布、繃帶、酒精棉片等敷料為主的企業,但當時疫情緊急,連醫護人員使用的口罩都不夠,更別提市井小民。當時,中衛只有一條口罩生產線,所有人疲於奔命,產能卻遲遲追不上的無助感,在他心中留下極深的印象。

張豐聯舉例,他曾親眼在新聞上看到一名歐巴桑守在藥局門口,一片口罩戴了3天,照理說早就失去防護效果了,卻因為買不到新的,遲遲捨不得丟。那一刻,他覺得既心酸又愧疚,自己就是做口罩的,為什麼竟滿足不了社會大眾的需求?

「像其他產品,消費者一時買不到,或許你沒有就算了。但我們是防疫產品,當你需要卻拿不到,對人會是個很大的傷害……,」說到這裡,他加強語氣:「所以我們訂下一個原則:產線只能開到7成,留著3成,做為創新和緊急使用。一旦需求超過70%,我就會再增加機台!」

換句話說,他的產能擴充,幾乎都不是為了因應當下需求。


把防疫當責任,8年增7產線
庫存成本被墊高,仍喊「太值得!」

這種「寧可閒置,也要有備無患」的風格,也從第二代貫徹到第三代。張德成形容,自己進入公司8年多,自己父親最常強調的,就是防疫產業有其責任,更常因為新聞上的一些蛛絲馬跡,如寒流來襲(可能導致生病者增加)、選舉(人們的移動範圍變廣)、過年(群聚者變多)等,就決定增加產能。光是近8年內,就新增了7條產線。

「老實講,我們通常做這種事前準備,10次裡面可能只會中1次,另外9次都白費。但只要中了那麼1次,有準備就會差非常非常多!」張德成說。

他分析,一來口罩是消耗品,提早購買的原料,也可以留待日後使用;二來那30%的閒置產線,正好成為他開發新品、嘗試各種天馬行空設計的實驗場,例如中衛代表作彩色口罩,就是由此而來。最大缺點不過是庫存成本變高、產線閒置,但相較於疫情蔓延,卻無法生產口罩的風險,「還是太值得了!」

平時預備的30%產能全數投入,再加上兩班制員工,每天開工20小時,以及過年期間累積的庫存,讓中衛在政府徵收第一天,即交出了預估產量兩倍以上的口罩,合計約超過120萬片。

年假幾乎完全泡湯,難道大家不會抱怨?張豐聯坦言,中衛員工平均年資都超過10年,對這份工作的認同度高,應是讓所有人全力以赴的主因。

採訪結束時,正逢口罩出貨。眼看著一箱箱口罩依序完成清點,在警察銳利的注視下被搬上貨車,準備送抵消費者手中,父子倆一邊聊著這為期14天的奮戰,一邊不自覺的,同時露出帶點疲倦的笑容。

他們坦言,口罩就是這樣,平時乍看不太起眼,卻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減少人們的恐慌,甚至協助國家度過難關:「很累啊,但是很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