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以檳榔聞名的小鎮,一票從未種過可可的農民,
如何擺脫「破壞水土保持」魔咒,
用十九年,站上國際巧克力奧斯卡舞台,讓世界看到台灣?

二○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夜晚,在擁有「巧克力界奧斯卡」美譽的世界巧克力大賽(ICA,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s)總決賽中,主席馬汀(Martin Christy)大步走上台頒獎。他捧著獎盃,突然向台下數百名來自全球的巧克力業者開口:「大家要注意囉,台灣巧克力現在來勢洶洶!」

檳榔農×精品巧克力》32品牌橫掃國際

地點:屏東內埔
理念:解決檳榔水土保持問題,用巧克力產業促使年輕人回流
產品內容:巧克力、可可相關衍生商品
關係人口:當地農民、回流二代、屏東縣政府、ICA巧克力大賽主辦單位、各國參賽者、觀光客與饕客
創造價值:年產值8千萬元,拿下多項國際大獎


那晚,在距離台北一萬四千多公里,也是可可文化發源地的瓜地馬拉決賽現場,台灣一共拿下了八金三十銀九銅,還勇奪「全球最佳黑巧克力」最大獎。更令人驚奇的是,這批業者幾乎全數來自屏東。

屏東,何時悄悄變成了巧克力王國?

為解開謎題,商周一路南下,直奔可可耕種面積最高的屏東縣內埔鄉,沿途景觀不斷——在田間與檳榔共生的可可樹,結滿了一顆顆或紅或綠、形如橄欖球的果實;方圓四十公里內,竟有高達三十二個「從田間到餐桌(Tree to Bar)」(詳見小辭典)一條龍的巧克力品牌,而且從耕作、生產到包裝,彼此風格都大異其趣。

Tree to Bar

.「從田間到餐桌」是近幾年巧克力界當紅的概念,意指從栽種、採收、生產製造到巧克力成品,都在鄰近地點,一條龍完成
.有助於減少製程變因,避免巧克力的風味和新鮮度流失


據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統計,保守估計,當地可可樹耕作面積已逾兩百公頃,年產值近八千萬元。

巧克力界大黑馬,來自南台灣!
九二一大震+67歲檳榔老農,轉變的起點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這個過去以種植檳榔聞名的地方,轉型做起一條龍的巧克力事業?答案,要從一場九二一大地震,和一位賭上十年也堅不服輸的客家老農說起。

問起屏東種可可的第一人,所有人都會指向「老爹」邱銘松。

當我們走進「邱氏咖啡巧克力」店裡時,六十七歲的他正坐在窗邊,就著陽光挑選可可豆。大叢白色鬍子,黝黑乾瘦的手,開口時還有濃濃客家腔:「我不是第一個種出可可的,但我是第一個在屏東把可可變巧克力的!」

邱銘松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內埔鄉。他從一九七五年開始種檳榔,全盛時一天就有三萬元收入,但眼看檳榔產業沒落、年輕人不斷離鄉,以及九二一大地震後,檳榔不利水土保持的負面聲浪不斷襲來,他開始醞釀轉型。二○○一年,他去了一趟朋友在印尼的可可田後,終於拍板定案種植可可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