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競標第一階段今天落幕,標金已達1380.81億元,熱門頻段3.5GHz標金飆上1364.33億元,單位取得價值創全球紀錄。中華電獲90MHz頻寬位居第一,亞太則退出熱門頻段3.5GHz的競標。為何這場大戰,打到連主管機關都呼籲冷靜?原來電信玩家們背後有輸不得的存亡焦慮⋯⋯。

一套失算的遊戲規則,加上玩家各有不同焦慮,注定帶來失控的結果。台灣的5G競標大戰,正是如此。

僧多粥少+制度有缺陷
為了卡位,只好喊出更高價

5G競標滿1個月,截至1月14日,總標金已經飆破1300億元,為全球第三高,打破4G首波競標金1100億元的天價紀錄;而熱門頻段每單位標金更僅次於義大利,創下世界第二高紀錄。就連主管機關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也看不下去,接連呼籲電信業者應「理性、冷靜」。

業界原以為,在5G殺手級應用尚未出現前,由於初期基礎建設投資龐大,加上台灣資費過低、4G都難回收的情況下,電信業者應會冷靜面對競標。沒想到5G仍標出天價。「我們從(每單位成本)十幾億、二十幾億,都一直在預測,結果每次都超過預期,」一名電信高層無奈表示,「弄到最後,這數字已不曉得用什麼來算。(商業模式能否回本)應該都算不太出來了。」

推升標金最根本的原因,在於5G最熱門的3.5GHz頻段,台灣只開放270MHz讓5家業者搶標,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標金自然飆高。

另外,也有人將苗頭指向競標制度。「這次會標出高價,最大的問題是競標制度。」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研究員鄭嘉逸直指,「根本性缺陷在於如何達成endgame(結束階段)。」

有鑒於4G首波釋頻時標了近400回合、共40天才結束。但其中,近3成回合都沒有業者出價,拖慢競標速度。

這次NCC導入加速制度,限制業者可提出的需求頻寬,不能超過前一天和前半天,目的是逼業者亮底牌。只是,這也讓部分業者為了保持之後的出價彈性,喊出高於實際需求的頻寬,讓終局之戰更難達成。

只是,世界上沒有完美的遊戲規則,因為再怎麼用理論找出最佳解答,也模擬不出人性。決定遊戲結局的關鍵,還是在每位玩家背後的盤算。

小業者、大集團都來搶
遠傳戰中華電,破老三困境

這場5G競標之所以失控,不只單純代表著電信業者怎麼算5G成本收益,背後還有小業者的生存之戰,以及大集團的通盤布局。

NCC將競標需求上限訂在100MHz,雖然讓大業者有機會標好標滿,但對台灣之星和亞太這兩家小業者很不利。威寶電信就是血淋淋的前車之鑑,雖然用戶數曾一度逼近200萬,卻因為放棄4G首波競標,最後只能出售。

「這攸關企業的生死存活,」中華電信前董事長鄭優直指,「現在大家也都咬緊牙關,如果不再標,等於被迫退出5G經營。」

對大業者來說,這次拿下多少頻寬,牽動著集團未來競爭力。市場觀察,目前最積極競標的是中華電信和遠傳。

一名電信公司副總經理透露,遠傳不只想拿跟中華電信相同的頻寬,還想拿更多,這和中華電信董事長謝繼茂日前公開表示,有業者想「彎道超車」的說法不謀而合。

首先,因政府開放「共頻共網」政策,讓在4G時代就已合作的台灣大和亞太有機會再度攜手,被迫「1打2」的遠傳,必須自己標到超越這兩家合計的頻寬。

事實上,遠傳早在4G時期,就已展現對目標頻譜一定要拿下的野心,最後成為該場競標唯一拿下兩塊連續頻段的電信業者。而這次遠傳之所以不惜與老大哥中華電信比拚,在於4G時代遲遲無法從「老三」翻身的焦慮。

比市占,據NCC最新統計,遠傳行動通訊用戶數排第三,落後老二台灣大不到10萬戶。

台灣每人5G成本逾6千美元,排名世界第一!


●台灣
3.5GHz頻段,每MHz取得成本(億美元):0.16
人口總數(萬人):2,378
每人每MHz取得成本(萬美元):0.67

●義大利
3.5GHz頻段,每MHz取得成本(億美元):0.25
人口總數(萬人):6,048
每人每MHz取得成本(萬美元):0.41

●德國
3.5GHz頻段,每MHz取得成本(億美元):0.16
人口總數(萬人):8,279
每人每MHz取得成本(萬美元):0.19

●韓國
3.5GHz頻段,每MHz取得成本(億美元):0.10
人口總數(萬人):5,147
每人每MHz取得成本(萬美元):0.19

資料來源:資策會產業情報中心(MIC)
整理:張庭瑜

比獲利,雖然499大戰讓電信業每名用戶平均收入(ARPU)下降,但台灣大靠著與momo電商搭售業務持續成長,打敗中華電信和遠傳,蟬聯電信獲利王寶座。

新技術帶來典範轉移,是市場洗牌的好時機。遠傳期待的是,5G能與遠東集團其他業務發揮綜效,衝出老三困境。

一名電信高層分析,5G可加速實現「工業4.0」,對旗下有水泥、石化、聚酯化纖等事業的遠東集團別具戰略意義。

去年6月,遠傳總經理井琪在股東會也提到,5G不只可幫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東醫院實現遠距醫療,結合物聯網、AI的企業端應用更是新藍海,有些試驗項目已接近商轉。

只是,無論業者再怎麼精算,標金若持續飆高,不只電信業者要付出過高的競標成本、也將拖累後續基礎建設布建速度、帶動5G資費上漲、企業取得5G服務的成本提高,帶來三輸局面。

「這個局要怎麼解?恐怕不是經濟學上的求解方式。」一名電信學者觀察,演變至此,「它已經是公司存續之戰,所以事情不會很簡單。」他說,要解套,不會是一、兩家業者的事,而是要所有人一起鬆手。

競標進入第6週,此時業者每多取得10MHz,要多付14億,相較於第10天,該數字僅6億,差逾1倍。相信此時不論是大小業者,最想問的都是,這筆生意是否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