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infrastructure(基礎建設)一詞,infra意謂「在下方的」。廣義而言,這些構成社會的基礎,都是一般人日常生活沒有意識到的,因此也常常會視為理所當然。一般人不會沒事擔心維修道路和下水道的費用與重要性,也不會去想航運路線是由誰在管控,或是遠在天邊的海港屬於誰的管轄權這類的事。可是這些系統都對於我們的生計缺一不可。如果這些基礎設施全壞了,或是部分損壞,都會導致幾近立即性的大災難。

基礎建設發展,卻是中國拿來做為外交政策最具顛覆性的一招。中國政府為一些財政陷入困境的國家建造鐵路、商港、發電廠、通訊系統等,其實是為自己在該國的影響力和控制力鋪路,它想要控制和影響的對象,不僅是受惠的該國,同時也涵蓋了周邊國家,因為運輸交通是控制貨品在國界間流動的關鍵。

中國的基礎建設戰,可能是它所發動最無聲無息、卻最具有侵蝕力的一項。雖然中共總是將之包裝成慷慨的「雙贏」開發合作,但終極目標卻是先以基礎建設為好處,誘人上鉤後就換個樣子,緊緊握住這些建設的平台控制權不放,使其成為北京的禁臠。

蓋基礎建設,帶資源回中國

在美國國家安全會議中,我曾被邀請去聽一位專門研究對外援助專家的演講,這位顧問一開始的說明大概是這樣:

「沒有其他國家投入非洲國家的建設比中國深,不管在貿易、投資、基礎建設、金融等方面都是,所以我們認為,美國和非洲也可以有同樣的夥伴關係。」接下來則是介紹中國如何成為非洲最大經濟夥伴。

他所揭露的,我將之歸類為五階段計畫,將一個低開發國家,轉變為以資訊科技為基礎的極權國家。說實在的,他們可能以為,自己正在點出美國投資人進軍非洲市場的機會,一個雙贏的機會,可是,這只是見樹不見林的短視。

中國取得開發中國家控制權的手法,第一步就是找到中國有需要的資源,像是礦產或石油、農作物。比如,這個國家有礦產,中國一開始會跟該國政府協調,提議興建礦坑,然後雙方談好條件簽約。

第二步則是興建礦區,讓礦區有水電可以運作。

第三步是將挖出的礦產運往中國。這時中國就會提出打造基礎建設的計畫,像是鋪路、造鐵路、商港等。別忘了,要讓供貨順暢,電力和通訊設備都不可或缺,中國於是跟該國再簽合約,興建這些平台。就這樣一步步,一個工業化經濟體的要件一一成形。

第四步則是這個演講讓我沒料到的地方。這位顧問竟然說,當時中國在非洲最大的投資是製造業,而非基礎建設。他們將大量金錢投資在低附加價值的製造業,像是鞋類、紡織之類需要大量勞工的產品等。這一來就很諷刺了:中國是廉價勞工的大本營,現在卻有很多接單是再外包給更低廉的勞力市場。當然,都沒人提到這做法所會產生的負面影響。

製造業的成長則會造成第五步:都市化。中國公司一定會建房子,原因在於工廠工人需要有地方住。理論上,這會帶來蓬勃的經濟,因為工人階級這時也可以負擔得起手機之類商品,政府於是可以到處安裝監視錄影機,還有其他監視社會的科技。

發動網路攻擊以取得資料,既有毀滅性又有建設性,這讓中國可以累積實力和影響力。

演講到一個段落時,這名顧問很興奮的告訴全場聽眾說,非洲現在可以買到一支50美元(約合新台幣1500元)的手機。他讚嘆中國公司在非洲的手機製造商甚至還讓軟體在地化,讓黑皮膚的非洲人用手機拍出來的自拍照美美的。我就想:「天啊,中共這麼精心算計這一切,竟然是為了將自己的極權主義透過資訊科技部署到非洲去。」

接下來才是中國處心積慮的目的:仰賴照片建立的數據,形成臉部辨識運算法,自拍照越清楚,就越有助於進行社會監控。一旦所有要件都齊全,並且在一個新興國家扎根,中國就可以將它在自己國內已經熟練到家的數位極權控制手段,完整的複製到另一個非洲國家。

極權滲透,只要一世代時間

透過這套基礎建設,各個相連結的政府都可以共用一套技術,包括人工智慧運作的監視錄影機、利用社群媒體監控系統來找出批評政府的證據。這讓中國只須花短短一代人的時間,就能夠打造出一個完整的、以資訊/數據為基礎的大型經濟體,並將控制權下放給經濟體中的各個獨裁國家領導人。

而中共這時候就可以在這些設備裡安放資料回送的程式,讓這些蒐集的資料全都傳回中國。這麼做不僅讓它能夠改善現有的技術能力,以創造更多生意,更能影響、掌控人民。如果了解中國是在進行反民主的社會控制,就會感到這真是恐怖的陰謀;但如果只是看到它打造國家、現代化設備,以及剝削他國經濟的做法,則會讚嘆手段之高明。

幫窮國建鐵路、發電廠、通訊平台,卻可能是要取得對盟邦和敵國的影響力。

演講結束後,我提問:「請問你有採訪過誰嗎?」

這位顧問回答,他們採訪的對象為中國籍企業主,以及政府領導高層。

我又問:「你們有採訪任何人民嗎?」我指的是廣大的勞工、反對領袖、教師、神職人員等。

他答:「我偶爾是有跟計程車司機聊天。」

也就是說,他的研究顯然都是站在中國的角度檢視生意的發展狀態,對於政治或社會問題都沒有關照到,一些像是人權、言論和宗教自由、或是民主體制等都不在研究中。也沒有討論到政府高層收回扣,肥了少數人、瘦了多數人的情形,或者是對於環境的破壞等。

該研究小組可能只是想研究中國在非洲的工作,但很顯然,他們卻對中國一點了解也沒有。唯一關注的大事是,中國企業預估到2025年時,將能在非洲現有和新開發的領域,產生高達4400億美元的收益。也就是說,他們同樣只看到了錢,卻完全沒顧及合理性和可能的危機。

我們國家優秀和聰明的一群人,卻無意間寫下北京當局如何利用建設國家的手法,將非洲各國轉變為帶有中國極權特色的政府,並讓這劇本發揮影響力。這儼然就是一本入門手冊,教人怎麼賺錢、獲取權力和監控反對政敵的教戰守則。

到頭來,這些國家只是迎來一位接一位的極權領導人,以及讓中國政府漁翁得利而已。而這些統治者似乎也不明白,中國可不單單只是和他們分享科技,其實也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和人民植入這些非洲國家,並且在這些國家放進可供它利用的把柄,像是龐大的債務、潛在的勒索、監視數據等等,未來這些都會成為它施壓脅迫這些國家依令行事的把柄。

書名:隱形戰

作者:羅伯.斯伯汀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20年1月1日

羅伯.斯伯汀 簡介
美國空軍准將退伍,之後轉入華府,擔任美國國家安全會議戰略規畫指導、國家安全策略的主要擘畫人。他也是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首席中國戰略專家、國防部聯席參謀,並曾擔任國防部高級官員和駐中國的武官。擁有密蘇里大學經濟學與數學博士學位,精通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