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封面故事的起心動念,發生在一年多前。

2018年8月,1607期的《商業周刊》,首次提出「台商大洄游」的論述,一場中美貿易戰,讓台商決心回台投資。

鮭魚返鄉,聽來很美好,但,我們更好奇,回來之後呢?

政府對回台投資的公司,有無過濾機制?大家歸來後,以這座小島的能量,真能乘載暴增的水、電與廢棄物處理需求嗎?

在副總編輯習如的帶領下,我們展開追蹤調查。

首先,經研室的同仁盤點這群回台廠商,過去5年的環保紀錄後發現,回流的120家具名台商中,近六成企業,曾在兩岸違反水污、空污、廢棄物或毒物等法令,有31家平均1年被開罰一次。

我們再回去問官員才得知:政府在台商申請回台投資的案件審查過程中,並未找環保署參與,審查時,竟也沒有完整掌握違規紀錄。

大家拚經濟,卻從未好好計算,這片土地與下一代得承擔的成本!

為了理解廢棄物暴增,會帶來的影響,採訪團隊再用3個月走遍全台,追蹤屏東爐碴山、爬新竹的垃圾海岸、坐快艇遊污染河。其中,一張照片讓人印象深刻,照片中,一個人行走在海邊堤岸上,乍看浪漫,但往下一看,堤岸,竟是由棄置廢棄物堆積起的。

土地被污染,人怎可能置身事外?纏訟10年、去年三審定讞的台鹼安順廠戴奧辛污染案,去年底,213名原告已有62人離世。

誠然,過去的違規紀錄,不代表這些業者未來仍會污染環境,但,大量廢棄物增加,正讓台灣的毒垃圾危機,一觸即發。單今年前3季,平均兩天就有一宗違規案發生,再不面對,情況只會更惡化。

今日,台灣在轉型,不僅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還有第六缺——廢棄物處理力,但,看不見的「第七缺」更值得警戒:對於如何兼顧經濟與環保,我們彼此的討論與關注力,真的還不夠,還得再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