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網友評為「皮克斯」等級的星宇航空飛安影片、擁有漫威風格特效的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以及網紅團體「七月半」推出惡搞熱血的日式動畫,這三部風格、影片形式截然不同的作品,全都出自這家公司:夢想動畫。

夢想動畫

成立:2012年
創辦人:林家齊
規模:員工約150人、年營收約1.5億
代表作品:
.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入圍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
.星宇航空飛安影片5天點閱破百萬、網紅團體七月半MV《How哥宇宙》破百萬點閱


夢想動畫創辦人林家齊,2012年創業時才26歲。從原本的4人小工作室,至今公司人數約150人,年營收超過1億5千萬元。但,他卻讓公司保持「零獲利」,有盈餘就拿來幫員工加薪,並投入作品和研發,以留住最好的動畫師。

「我的工作目標就一個:找到台灣最厲害的動畫師、全部聚在一起。」林家齊接受商周專訪說,一間動畫公司的能量,並不是來自於它有多大營收、得多少獎項,而是它底下有多少個厲害的動畫師。他認為,有了對的人,才能有好作品。

留才》制度透明創造互信
有賺就加薪、共用電子信箱

為了留住人才,夢想動畫除了敢給薪水,是業界平均的1.5倍,另一個關鍵則是「透明」。這雖然聽起來像口號,但很少有企業能像夢想動畫一樣,做到全員工共用一個電子信箱的程度。

甚至,他們還有一套系統,讓每件案子的標價金額、哪些工作待完成、需要多少成本,全都一目瞭然,只要是夢想動畫的員工都能自由瀏覽。連這案子最終賺或賠多少、你隔壁同事的薪水,也都能知道。

林家齊解釋,動畫師只靠一台電腦就能接案,當公司內的資訊不流通,互信不夠,動畫師出走的機率就高。「當所有人都知道這些資訊之後,他們都在想,怎麼樣幫公司變更好,我覺得大家是一起在拚,不會單純是來上班。」

另一方面,由於這套系統累積了夢想動畫過去7年做的上千件案子,在不同階段、不同需求、不同人力的執行成本,也幫助他們之後報價能更精準。

只是,公司不求大賺錢、以員工為核心的制度,也曾讓林家齊踢到鐵板。

2015年,林家齊把他口袋裡存的800萬,拿來動工擴大辦公室,但同時,有一筆大案子,他們投入所有人力,資金卻遲遲未入帳。「那時候有80位同事,一個月營運成本將近500多萬,不是說還可以撐幾個月,是當月就沒錢。」他回憶。

「那段時間我真的是受挫很重,覺得我是不是錯了?我是不是太理想?」他告訴商周,當初所有人都告誡,公司如果賺錢,應該把錢留在公司或自己身上,不能都發下去。「(但這樣)我就失去我的初衷了,這間公司它就不會繼續成長,它就只是變成一個賺錢的工具,不會繼續變得更好,所以其實我一直不想要那樣做。」

後來,他靠著向銀行借錢、接資金可快速到位的小案子,撐過那段低潮期。
世新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系講師、林家齊大學老師黃俊榮回憶,林家齊創業時告訴他,學習標竿是以人才為核心的Google。

有了好戰友,林家齊想跟員工一起做更大的夢:做好作品、又能賺錢、還能保有生活品質。「哇!那就跟皮克斯一樣。那就是我們最終目標。」他說。

但現實是,台灣原創動畫作品很難賺錢,他們得有所取捨。現在,他們不只要做賺錢的案子,更重要的是,做別人做不到的案子。甚至,有時明知這案子會賠錢,卻還願意接。

「我覺得案子有趣比較重要。」林家齊說,有趣是指,這案子是否能讓團隊成長?是不是一個好作品?「有前面這兩個,那我覺得錢是其次。」

養才》案子能掛名才做
能讓團隊成長,超支也願接

另一個挑案子的大原則是:能不能掛名。

事實上,台灣動畫技術在國際上有一定水準,不少動畫工作室靠著承接外國動畫的代工案,壯大規模,但這種案子往往不能掛名,且需求都是客戶開出來的,也不會知道製作動畫背後的技術跟方法。

也因此,就算代工案有一定收入、不會賠錢,但並不是夢想動畫的方向。「代工即便再做十年,你還是做代工,它就不會讓你留下些什麼。」林家齊說,「因為我有掛名,我才會全力以赴。」

他們也在利用這些大作品的機會,賺經驗值和練兵。

比如,當初接到《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的案子時,準備加製作時間只剩不到3個月,一開始就知道不容易、還很可能超支預算。當初,連五月天主唱阿信都開玩笑對他們說:「你們居然有膽子接這種瘋狂的想法。」

但,他們下定決心要完成它,甚至投入近60人處理後期特效和動畫。光是色調,就做了約20個版本。透過這次合作,讓自己的作品有機會躍上大銀幕,也練習做出漫威英雄電影風格的特效。

正如夢想動畫監製葉傳耀說的,遇到好作品,他們很願意「投資」。

又比如,星宇航空1部4分多鐘的飛安動畫,花了夢想動畫一年時間,但卻讓他們有機會製作皮克斯等級的動畫,還找來曾操刀《冰原歷險記》、《里約大冒險》的藍天工作室動畫師王谷神合作,讓員工有更多國際作品的經驗。

而網紅團體「七月半」委託製作的動畫MV《How哥宇宙》,林家齊團隊為了作品內涵,就算自己掏錢投資也甘願。如今,該影片在YouTube上有近161萬次點閱,人物特質鮮明、畫面細膩,在網路獲得高度討論聲量。

養眼光》接軌國際大專案
學開發IP,要賺未來的錢

練兵,除了練視野,自然也練技術。「難的不是完成很多小的東西,而是一起完成一個很大的東西。」葉傳耀說,正因為願意投資研發人才、開發工具,才有能力做國際和大型動畫專案,讓每個流程和不同軟體可以順利接軌,加速整合。

還有一個好處,是養成對好作品的靈敏度。「我們不斷的在我們客戶身上,實驗到一個成功作品的定義。」林家齊說,過去幫客戶開發IP角色、做動畫設計的經驗,有助於他們學習成功的要素,加持未來發展自己的原創作品。

台灣虛擬及擴增實境產業協會理事長謝京蓓觀察,夢想動畫和其他動畫工作室最大的差異,在於他們很願意投資新技術、研究動畫在多螢平台上如何呈現,包含3D電影、展覽藝術、虛擬實境等,這使他們未來不只能做動畫生意,還能接下VR立體動畫、品牌周邊商品等整合性行銷專案。

雖然名為「夢想動畫」,但林家齊告訴我們,務實和夢想,缺一不可。務實,指的是要確定公司有賠錢的本錢;夢想,指的是就算賠錢,還是想做好作品。「我的目標,是賺未來的錢。」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