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數百名Google員工齊聚在舊金山辦公室的中庭抗議同事因言論而被停職。可別小看這個和平示威,它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有別於過去工運只出現在藍領階級,新形態、新訴求的白領工運,已在Google員工手中催生。

Google與它的員工當前所遭逢的衝突,不會是單一個案,而是未來每位公民與企業都可能遇上的情境。

年年被選為幸福企業的它,是全球對員工言論最開放、最容忍多元文化的公司之一。但過去1年半以來的變化,卻讓員工與公司的對立態勢升到了新高。彭博(Bloomberg)更以「Google處於戰爭狀態」,來形容事態之嚴峻。

以往的Google有多開放?

除了歷史悠久的每週五員工放炮大會(TGIF),它以活躍的員工內部討論區聞名,討論之辛辣,遠勝其他科技巨頭。公司創辦人之一布林(Sergey Brin)也身先士卒,2017年出現在一場反川普移民政策示威活動上,對現場的兩千名員工說:「對某些議題,你永遠不該妥協。」

《洛杉磯時報》評論,這在在傳遞出一個訊息:在Google,為理念積極發聲,不只是特權,而是基本權利。

它雇反工運顧問
放炮週會改月會,還限議題

然而,11月中,Google執行長皮采(Sundar Pichai)一封公開信,終結了公司20年傳統,宣布停辦TGIF大會,將這個員工可盡情提問、主管必須誠實應答的大會,改為每月1次,並把議題大幅限縮在產品與公司營運上,不得再涉及政治、人權等話題。

媒體也相繼爆料。彭博指出,Google開始在內部行事曆中,標註出參加員工數超過百名的大型集會,有企圖壓制工運之嫌。《紐約時報》則接獲員工爆料,它已聘雇知名反工運顧問公司,消息獲得證實。

從鼓勵發言到禁止談論政治,導火線出現在1年半前。2018年4月,近四千名Google員工連署,呼籲公司停止將AI與無人機技術用於美國國防部軍事計畫,認為這違反了公司知名的「不作惡」準則。為了平息眾怒,它在6月宣布與國防部合約到期後不再續約,但也默默將「不作惡」準則改為「做對的事」。

「Android之父」魯賓(Andy Rubin)因性騷擾事件離職,2018年10月,報紙披露他領了9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27億5千萬元)資遣費後,兩萬名員工罷工走上街頭抗議,換算全公司有高達20%員工響應。

對外要對股東交代
對內要解決多元員工衝突

此後,Google緊縮員工發言的動作頻頻。其實,它這麼做有不得不然的兩大壓力。

一是尋求公司營運成長的壓力。母公司Alphabet今年第三季數字顯示,它的營收持續創新高,但成長率已不如往年,由於它大量投資在雲端及行銷,每股獲利甚至出現衰退。

今日,它的營收有八成業務,仍集中在搜尋引擎廣告收入上。即便,它積極發展雲端業務,但前陣子美國國防部高達一百億美元的絕地武士(Jedi)計畫,卻是由微軟風光拿下,這麼大的熟鴨子飛了,惹得雲端龍頭亞馬遜憤而提告。同業搶破頭,但它卻因為員工施壓,根本沒投標。

彭博披露,在限縮員工言論的同時,它正積極修復與美國國防部的關係,由前執行長施密特(Eric Schmidt)與法務長領軍,尋求在非軍事用途的項目上進行合作。

「Google要對股東負責,有賺錢才能談自由。」元智大學管理才能發展與研究中心主任吳相勳分析,它前幾年順風順水,現在營收高度集中的問題遲遲不解,自駕車等新科技投資短期內無法變現,解決國防訂單卡關、分散業務集中度,顯然是當務之急。

Google另一大壓力,則是多元背景員工之間的衝突。

2017年,一名員工在Google內部討論區發文指出,女性在生理上不如男性、較難勝任科技類工作,引發激烈論戰。支持這番沙豬言論的部分員工,人肉搜索公開了數名反對派的個資。它拖了好一陣子,才決定將發文者開除,對人肉搜索行為不予追究,處理結果讓兩方都很不滿意。

今年8月,一名被解雇員工找《華爾街日報》投訴,表示自己是顯露出保守政治傾向才被公司霸凌。雖然Google官方表示他因濫用公物遭開除,但已經讓保守派共和黨人士找到大做文章的素材。

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吳相勳觀察,過去兩年來,Google一直苦於處理員工多元價值的衝突,以前,員工背景以自由派白人男性為主,價值觀單一;現在除了政治光譜範圍越來越大,還有華裔、印度裔、伊斯蘭背景員工。族群越多元,價值觀也大相徑庭,導致要管理內部自由放炮的言論,難度大增。

「我能理解Google為什麼要這樣做,」吳相勳說,它能撐到現在,才限制員工在公司內拿政治議題引戰,「算厲害的。」因為,大多數公司根本就沒給員工類似的機會。

知名科技新聞網站Recode分析,Google要管理十萬名員工的言論,任務艱鉅,不論規定是什麼,一定會有員工違反,也一定會有人指責公司處理時有偏見,該把界線畫在哪裡,正考驗它的智慧。


白領工運火花四起
氣候、反送中都成抗議議題

雖然Google在言論開放上急踩煞車,自家員工的強勢作為,已開始讓其他科技巨頭的雇員有樣學樣。

去年底,亞馬遜有數百名員工連署,要求公司停止對檢警提供人臉辨識軟體,今年9月有1千多名員工罷工上街頭,抗議公司對氣候暖化毫無作為。微軟員工也發起內部請願,希望公司停止跟移民執法單位的合約。臉書數百名員工更連署,呼籲執行長佐伯格(Mark Zuckerberg)重新思考對政治廣告不設限的策略。蘋果則在下架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款躲警察地圖App時,執行長庫克(Tim Cook)在員工抗議下,被迫親自上陣辯解。

專門研究人力資源、企業社會責任的政大企管系教授林月雲認為,由於人權、氣候變遷等議題已成了普世價值,未來勢必有更多員工施壓要企業盡到這些社會責任。

她分析,不論員工訴求是爭取薪資福利還是社會公益,企業處理時不該禁止員工發言,而是找到平衡、尋求雙贏。處理訴求十分棘手,在美國,這些工作通常由人資部門裡最高薪、有領導統御能力的人擔任。

這波白領工運,正因為企業規模大、獲利高,高薪員工就越有力量從內部推動變革。

「Google罷工給了他們靈感。」《洛杉磯時報》指出,雖然大多數企業都無視這些抗議。亞馬遜仍對美國執法單位提供人臉辨識軟體,微軟沒停止合約,反送中App還是下架了。這些響應卻已宣告:新形態社會運動的火花,已被點燃!

Google因軍事合約、性騷事件連連員工罷工示威!

2004:設立「不作惡」準則
2018/4月:近4千名員工連署反對將AI技術用於國防部軍事合約
2018/5月:更改「不作惡」準則,變為「做對的事」
2018/6月:決定國防部計畫到期後不續約
2018/10月:因性騷擾案將「Android之父」魯賓解聘,披露資遣費9千萬美元
2018/11月:
.全球2萬名員工罷工,抗議性騷擾案處分過輕
.400多名員工連署抗議公司為中國開發能篩選敏感詞的搜尋引擎
2019/10月:彭博披露Google在員工共用行事曆中,標註出大量員工參與的會議
2019/11月:
.宣布停止每週的員工放炮大會
.《紐約時報》披露Google聘請了以對抗工會聞名的顧問公司
.員工發動示威,抗議2名積極串聯示威的員工遭停職

整理:蔡靚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