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跟副總編輯習如都有一種感覺:房間裡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好多。

房間裡的大象是一個英語諺語,用來隱喻某件雖然明顯,卻被集體視而不見、不做討論的事情或風險。

上一次提到它,是在14年〈服貿協議完全解惑〉封面故事中,當時,我們全記錄商周編輯室在太陽花事件中的經歷。擁有絕佳默契的團隊,竟在會議中異常壓抑,甚至噤聲,直到最後一刻,我們才彼此坦誠:此事背後還隱藏著,大家對中國、貧富不均、失業的深刻焦慮,這讓人很難彼此傾聽,最後才消極不說。

即便,編輯室最終沒達成共識,但我們很開心,能透明交換彼此的看法。

這次香港反送中事件,社會也有多元觀點。支持民主派占多數,但親中、認同保守建制派也有。

在編輯室中,我們討論是否也處理後者論述時,竟又再次陷入敏感氛圍,有人問,我們會被視作表態嗎?會被貼上標籤嗎?

我想說,商周的態度,自始至終只有一個:開啟對話,彼此理解。

這也是我們製作全台灣第一次首投族大調查的初衷。

這群118萬的年輕人,雖然只占整體投票人口的六%,但卻極具指標意義。在他們可以基於民法行使投票權的第一年,台灣死亡人數正式超越新生兒數,開始邁入超高齡社會。

未來,他們承擔的壓力將比台灣其他世代都高,但擁有的實質權力,卻比任何一代都少。他們為何認為免費出國與蓋社會住宅,不叫青年政策?為何又有1/3的人,選擇走主權獨立路線?背後的脈絡邏輯,都值得深究。

如果,世代鴻溝,是隻存在台灣社會的大象,現在,所有人的對話,都遠遠不夠。

不理解、不交流,最終,就將成為對立,產生內耗。

不設立場的先聆聽不同意見,需要格局與勇氣。

這次,就讓我們透過這場調查,好好聽聽年輕人怎麼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