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購物中心,你會發現自己被博克(編按:《反托拉斯悖論》作者,主張不該反壟斷)的傳人與盟友包圍。超市架上色彩繽紛、大量的產品掛著數不清的品牌名稱,大部分是由聯合利華(Unilever)、卡夫亨氏(Kraft Heinz)所製作(請注意後面這個名稱分兩部分,這個集團就是超大購併案的產物,還盛傳集團可能與聯合利華合併)。我們買巧克力、講電話、購買太陽眼鏡或鞋子、喝水、搭飛機、痛苦的搭火車或對社群媒體上癮,幾乎每次打開錢包,就要付隱藏的「壟斷稅」。

博克說,掠奪性定價不會、也不能發生,但當企業運用它們強大的市場力量,用各種難以察覺的方式暗算我們,我們都被掠奪性定價所奴役。

壟斷的情境和策略不勝枚舉,最簡單且知名的做法就是水平式壟斷,企業會買下和它們製作類似產品或提供類似服務的競爭對手,或是靠著口袋較深,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售出產品,透過削價競爭把對手逐出市場(以一般民眾為客群的家庭企業就是這樣敗給大型超市,近期更栽在亞馬遜手上)。稍微複雜一點的是垂直整合型壟斷,在這種情況下,大型製造商買下通路和零售業者,販售自家產品,並拒絕販賣其他製造商的產品。

一樣常見的手法還有大到不能倒的壟斷者。大型機構——通常是銀行——在系統中取得關鍵地位,由於太過重要,倒閉的時候會引發慘劇,如同我們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看到的光景。這些銀行利用高風險業務賺錢,榨取市場利益,等到風險真的變成危機,就要納稅人出錢幫它紓困。

當金融業的成長超過最適規模、不再只是扮演社會所需的角色,這個產業就會開始傷害它所在的國度。

歐美大到不能倒金融業者:
30間銀行、9間保險公司

總部位在瑞士的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列了張官方清單,載明這些怪獸的名字。2017年,上次統計的時候總共有30間大到不能倒的銀行、9間大到不能倒的保險公司,包括巴克萊、滙豐、德意志銀行、保德信、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這不只是金融監理的問題,也是反壟斷議題,但在英國、歐洲和美國,這些負責反壟斷的監理者都在睡覺。

銀行、對沖基金或私募股權公司還有各種金融壟斷手法,目標是在特定市場中,影響或控制多個參與者,或是收購競爭者。

摩根一個世紀以前創造的超級壟斷系統控制了多個產業,就是最鮮明的例子。現在的金融業者到處插旗,貝萊德、道富(State Street)、資本集團(Capital Group)3家金融業者就擁有美國10%到20%的主要企業,當中還有不少互為競爭者。它們旗下也有許多英國公司。倫敦金融城和華爾街的大型金融機構不只透過在市場中取得策略性股權以匯集市場力,同時也是金融化機器,專門推動購併,並創造市場壟斷者。企業合併與收購可說是倫敦金融城和華爾街最賺錢的活動之一。隨便拿起一份《金融時報》,頭條新聞十之八九和超大購併案有關。

解決壟斷問題,只要靠支解財團或大企業即可的主流想法並不正確。必須採取多樣、全面、可影響整體經濟的策略,包括:加強工會力量,改革銀行法規,削弱富豪與金融業對媒體的掌控,聚焦大型審計公司的利益衝突問題,取締以銀行與大型跨國企業優先、棄小企業於不顧的避稅天堂等多種手段。拆解集團只是其中一種工具。

在博克的破壞下,反托拉斯法令鬆綁,帶來潛在利益。前幾個注意到嶄新可能性的人是美國財團奇異(GE)執行長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1980年代初期,像奇異這種業務包山包海、業務之間往往毫無關聯的大公司很常見,奇異生產電視、電車、燈具、汽車、X光機、洗衣機、醫療設備、飛機,還有很多其他產品,恰如其名。

奇異在相應的產業中買下競爭者,創造規模經濟,使其他競爭者更難打入市場,同時販售或關閉無法達標的業務單位。在博克出書前的時代,奇異許多動作都會被反托拉斯法規禁止,但現在不會了。威爾許的策略很受歡迎,助長了1980年代華爾街購併風潮。

這件事情本身就夠賺錢了,而轉型還有第二階段:外包,特別是把勞力密集的生產設施外包給勞動力成本低廉的國家,如:中國或孟加拉。金融業者和激進派股東是這項轉變背後最強力的推手。金融業者同時促進了另一波風潮,就是讓大公司更積極使用避稅天堂,成功節稅。

在金融化時代,企業主還有整體金融業,已經從為經濟體創造財富,轉向利用金融技巧從經濟體提取財富。

亞馬遜「無所不賣」背後:
從廠商到消費者榨出壟斷價

這兩種向境外移動的形式都包括把錢或業務推向海外,以減少在國內繳交的錢,讓大企業與較小、較本土的競爭對手相比,擁有極佳的成本優勢,進一步強化它們的市場力量。過去用來孕育工作、技能、科技的場域被各種掠奪金錢的行為擊破,大公司看起來越來越不像在地深耕的工業製造者,反倒越來越像貿易公司。

有個正在匯集中的力量令人震懾。亞馬遜這間「無所不賣的商店」擁有並販賣書籍、玩具、專利、雲端計算空間,還有各式各樣的產品,同時坐擁一大部分販賣這些產品的基礎建設,它曾推出「蹬羚計畫」(Gazelle Project),接觸並收購競爭者,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形容:「就像獵豹撲向生病的蹬羚。」亞馬遜的定價看似低廉,但它的力量大到足以影響競爭者的價格,在過程中削弱競爭對手。

然而,價格並非致命關鍵,真正的行動藏在背後。亞馬遜精密控制市場,隨著它掌握越來越大的市場力量,可以對出版商、書店、內部員工、稅務單位、終端消費者手上榨出壟斷者專屬的價格。

這些企業巨獸確實透過規模經濟擠出效率,但這些大老闆是把多賺的錢分享給消費者,還是放入自己的口袋,是另外一回事。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用均衡發展的經濟,交換不均衡的經濟體。過去那個經濟體中,有許多穩定的高薪工作,還有蓬勃發展的社區,現在卻充滿零工時契約、碎片化的社區與便宜的電視(那些電視可能也沒有真的便宜到哪裡去)。

我們把亞當.斯密(Adam Smith)所說的、功能健全的市場中那隻看不見的手,抽換成壟斷力量看不見的拳頭。這些改變與金融法規鬆綁、央行業務獨立、「歐元市場」崛起等發展聯手,創造了颶風,推動大銀行與跨國企業向前航行,幾乎每一次都傷害了較小的本土競爭者與納稅人。

小檔案_書名:金融詛咒

作者:尼可拉斯.謝森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8月13日

尼可拉斯.謝森簡介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學會副研究員、作家、新聞記者,專長領域為西非產油國政治與經濟。針對全球經濟與政治事務,為路透、《金融時報》、《經濟學人》等撰文,知名著作有《大逃稅》、《毒油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