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現在被抓到(洗產地)會罰300萬?」「有朋友聽到(嚴查洗產地)風聲之後,已經把中國的機台、生產幹部、原材料都進到菲律賓去了。」這是許多台商社群內近期的耳語。

自從5月,美國總統川普大手一揮,正式對總值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下25%關稅後,大大小小的台商也不再觀望,鳴槍起跑,開始規畫或實際付諸行動,分散生產基地。

大家一邊應急,一邊敲算盤計算:哪個製程搬回台灣或分散去東南亞?哪個零件還是得從中國進口?怎麼樣才不會做了一堆工之後,還是被美國認定為中國製造,課高額關稅?

如何不被美國認定成「洗產地」,這個過去台商幾乎沒鑽研過的題目,正式成為一門必修課。

基礎班》被判定MIT必備:
稅則碼變換、附加價值率逾35%

「前幾年根本沒人管(貨品)原產地,現在中國供應鏈跟非中國供應鏈差很多,以前不著急的,現在都著急了,」普華(PwC)國際諮詢台灣副總經理黃賜正透露,近期針對如何重新設計供應鏈,不會誤踩洗產地地雷而上門諮詢的廠商大增,一星期就有5件,產業從電子零組件到體育用品都有。

目前,若被美國海關查獲洗產地,黃賜正表示,進口人可能被開罰,最高須繳納進口產品貨價一倍的罰鍰,財政部關務署副署長彭英偉透露,台灣海關手上其實有一份由美國海關所通報的黑名單,名單上的廠商會被列入最高風險等級,未來出口貨品不再採取抽查,而是一律開櫃查驗。

同時,台灣也正修訂貿易法,將洗產地罰則提高十倍至300萬元,可連續開罰。

到底什麼是洗產地?怎樣才能避免踩到洗產地地雷?以下是商周採訪7位政府官員、管理顧問及相關業者後的教戰守則。

首先,洗產地一詞,彭英偉解釋,其實就是台灣法規所稱的「違規轉運」。意指貨品出口目的地國,對特定國家來源的貨品課徵額外關稅、反傾銷等稅,業者為了避稅,並未真的將產品改至第三國生產製造,只是將貨品轉移到台灣或其他未被課徵額外關稅的國家再出口,或僅在第三國簡易加工就再出口,意圖規避課稅。各國實際認定細則不同,但原則都是如此。

目前,台灣針對貨品是否為台灣製造的認定有三大重點。

一是該貨品進口原料,與出口貨品的稅則相比,前六碼是否不同?

例如,你從A國進口鋁錠的稅則前六碼是「7601.20」, 因為在台灣製造、加工後成為鋁製輪胎圈,出口時的稅則前六碼變成「8708.70」,如此則不會被台灣政府認定成洗產地。

二是該貨品在台灣加工製造的過程中,附加價值率是否提升超過35%?

例如,貨品出口價格扣除貨品從A、B、C三國購置的零配件價格後,除以貨品出口價,得出的附加價值率若超過35%,也被認定為台灣製造。

三是重要製程是否在台灣完成。假設你雖從A、B兩國進口許多自行車零組件,但最重要的車架是在台灣生產製造,且整車在台灣組裝,則此輛自行車也可算台灣製造。

彭英偉坦言,過往,各國海關只會針對進口貨品嚴查,但現在由於中美貿易戰開打,為了避免不肖業者洗產地,賠上台灣國際商譽,現在「(海關)查驗力道高了至少1倍。」黃賜正也透露,美國海關從去年就開始招兵買馬,增加查驗人力。

進階班》是不是台製,美國說的算
重要零件、製程不能是made in China

不過,即使台灣政府認可你是台灣製造,也不等於美國政府就必然承認你是MIT(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

符合台灣政府的認定標準,只是確保你不會被台灣政府罰款,同時增加你被美國認定為MIT的機率,但並非絕對。貨物進到美國時,會不會被美國認為是洗產地,最終判定仍以美國為準。

目前,美國針對貨品的原產地認定,並不像台灣有稅則前六碼,或附加價值率是否提升35%這類有標準數值的規定,而是只有一項大原則:此產品的重要零組件或重要製程,是否在你標示的原產地完成?而且,所有判准都採個案認定,有相當大的心證空間。

例如,不是改變產品的形態就有用。

假設你只是進口眼鏡鏡片,在台灣打磨、裝入眼鏡架後再出口,因為沒有改變鏡片用途,不會被美國認可為MIT。

或者,你所有製程都在台灣進行,也可能不被認定是MIT。

例如一條手機連接線組裝、測試、包裝都在台灣進行,但主要原料如線體、兩端接頭都從中國進口,產地仍可能被認定是中國。「製程太簡單的產品,就算從頭到尾都在台灣加工,也可能不是MIT,」黃賜正舉例,這類廠商得考慮的或許就不只遷移生產基地,而是更換供應商。

但假設一輛自行車的車架是台灣製,整車也在台灣組裝,即使鋼圈是法國製、鞍座及後避震器為義大利製,這樣的情況下,仍可被美國認為是MIT。因美方判定自行車車架是所有零組件中成本最高者,並為構成自行車形狀、尺寸及特性的必要組件(essential component),且整車又在台灣組裝。

應用班》擬定分散產地戰略
稅法務、採購都要評估,並勤看判例

雖然乍看讓人摸不著頭緒,但,這不表示你在規畫分散產能、甚至重新設計供應鏈的時刻,面對洗產地議題只能當隻無頭蒼蠅,以下仍有三大步驟可依循。

首先,是在你擬定分散產地的戰略時,從初期就組成集合稅務、法務、採購、產品經理等多種專業的團隊,或引入外部專家,做全方位評估,依此決定未來要接哪些客戶的訂單、預設可能的新生產基地。

一位台灣電腦品牌廠副總經理透露,該公司從約一年前,就已組成集合各種專業、約20人的中美貿易戰專案團隊,規畫該公司出貨給美國客戶、重新組建非中國供應鏈等事宜,過程中並多次洽詢國貿局官員,確保自己能被認可為MIT。

再來,則是勤查公開資料庫,從過去判例吸取經驗。

黃賜正表示,美國海關判准時,就像法官審案,是綜合衡量案例中的許多好因子(good fact)、壞因子(bad fact),並參考過往類似判例,做出定奪。因此企業其實可以上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署(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網站,利用國際通用的六碼稅則或相關關鍵字,搜尋過去與台灣、或自身產業有關的判例,理解什麼樣的狀況,可能被美國認為是洗產地。

商周採訪團隊從該資料庫擷取4起近期與台灣相關的判例,可以發現,其實重點就是:貨品的關鍵零組件和關鍵製程究竟在哪一國發生,便會被判為該貨品的產地。

4個洗產地判例解讀美國在乎什麼:關鍵製程、零件在哪一國完成?

■判定結果:台灣製造

.時間:2019年3月
.產業:螺絲
.案例狀況:美商提出4種螺絲釘在台灣、中國、越南等地製程,如螺絲釘在台製造、送中國加工裝上台灣、越南製墊圈後,輸往美國
.美國判定關鍵:螺絲只在中國進行簡單檢查、塗裝和包裝,未造成實質轉型

.時間:2019年5月
.產業:網通
.案例狀況:生產低雜訊降頻器的台灣網通廠,考慮將該產品最後的工序——測試與包裝在台灣或中國完成
.美國判定關鍵:產品最重要的2道製程都在台灣完成,無論最後在哪包裝與測試,原產地皆算台灣

■判定結果:中國製造

.時間:2019年2月
.產業:汽車周邊
.案例狀況:台商在越南組裝USB車用充電器,但零組件全來自中國
.美國判定關鍵:組裝是次要的加值動作,未造成實質轉型

.時間:2019年3月
.產業:自行車
.案例狀況:美商從中國、馬來西亞等地進口零組件後,在台灣組裝成整車,出口美國
.美國判定關鍵:車架是零組件中成本最高且必要者,此案的車架在中國生產,台灣只組裝,未造成實質轉型

資料來源: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署 整理:吳中傑、管婺媛

最後,則是可以在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署網站上,進行個案的線上預審。

打關稅戰別只看稅務,8要點調好企業「低關稅體質」

■要點1

.短期因應措施:評估關稅成本並啟動分攤協商
.解釋:與美國客戶協商分攤25%關稅成本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要點2
.短期因應措施:趁關稅較低時,加快產品出口
.解釋:在關稅被提高或新徵前,加速生產並出口受影響的產品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要點3
.短期因應措施:檢查產品適用的稅則
.解釋:課稅清單列有產品海關稅則編碼,每家公司約有2成至3成的稅則編碼處於灰色地帶
.對外關務應對:V

■要點4
.短期因應措施:重新審視、規畫產品原產地
.解釋:產品前後段組裝可能產地不同,應評估在非中國地區的布線比率、營運面如何配合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對外關務應對:V

■要點5
.短期因應措施:向美國海關申請原產地預審
.解釋:可上美國海關網站eRuling Template(https://erulings.cbp.gov/home),輸入相關資料,申請預先審查產品是否合乎美國進口規定
.對外關務應對:V

■要點6
.短期因應措施:探討價值鏈重組的可行性
.解釋:評估如何調整供應鏈和交易模式,如轉移製造地或中國廠轉供內需、台灣廠供應美國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對外關務應對:V

■要點7
.短期因應措施:評估首次銷售原則的適用可能性
.解釋:若台灣為中國生產至美國進口的中間商,可主張以中國「出廠價」計算關稅金額,而非以台灣賣到美國的「進口價」計,可省稅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對外關務應對:V

■要點8
.短期因應措施:規畫受影響產品的完稅價格
.解釋:向美國海關主張,產品價格裡有一定比例非其實際價值(如權利金、分銷金、管理服務費等),可只課純產品價值的關稅
.內部營運模式因應:V
.對外關務應對:V

資料來源:資誠PwC 整理:李玟儀

國貿局貿易服務組組長黃瀞萱指出,線上預審讓業者可先上美國海關網站填寫製程說明,供美方判定。黃賜正提醒,預審須提供明確且詳實的採購、生產與運輸出口計畫,此線上預審雖免費,但須預留最少3週到5週,最長3個月的作業時間。

變動的時刻,每天都有新的難題與規則,但交織的網上,同時也伴隨著新機會。從中國移動到全世界,在這條多數台商都不熟悉的路上,誰能少走點冤枉路,誰就更有機會在大搬風的時局中先跳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