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國對美祭出抵制關稅、宣布將提出「不可靠實體清單」的隔天,6月2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發表了「可能發生比金融海嘯還要大的問題」一說。有人對他的示警不以為然,但也有企業發出認同。

相隔一週,為參選總統「趴趴走」的他,接受商周團隊專訪,說明他的預警論據。他大口扒著便當的飯菜,一邊批評現任政府、檯面上參選人都不懂貿易戰,一邊強調只有他最懂企業的苦。他有解方嗎?以下為專訪摘要。

商周問(以下簡稱問):哪些證據讓你認為,貿易戰影響會比金融海嘯更大?

郭台銘答(以下簡稱答):本來我推測5月底,川普訪問日本時,貿易戰就會到一段落。我在4月30日就講了,貿易戰(會)結束,開始走科技戰,是比較理想的狀況(指合邏輯)。可是貿易戰並沒有結束,中美在5月中發生很多歧見,無法在有效時間解決;同時又有華為,開啟了科技戰,這讓解決問題的困難度相乘、倍增了。

美國有市場,要帶大小企業一起去

問:但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日前說,5G、AI等需求都還在,不覺得有金融海嘯那樣嚴重?

答:像我們訂單也沒減少多少,因為它有時段差。科技戰不是instant(即時)的(影響),種個枇杷樹,三年才會長枇杷。科技的東西,埋因跟結果,2到3年是最少的。

問:貿易戰變成科技戰的意義是什麼?

答: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編按:指舊霸權與新強國為了爭霸,終須一戰)。

我講過,將來是one world, two systems(一個世界、兩套系統),美國廠商不可以賣(產品)給中國,等到中國自己弄以後(就成了兩套系統)。

科技戰比貿易戰可怕好幾倍,牽涉到台灣的供應鏈要不要選邊站。

我5月從美國聖荷西回來,美國3月份有做調查,列出會影響兩國(美中)國力消長的科技,半導體是其中一項,面板也絕對是一項。像我們現在在威州做小尺寸六代線,包括美國波音所有飛航器、坦克車裡的面板,都是我們做的。台灣在科技戰裡,美國有市場、有軟體,台灣有硬體、半導體、面板、精密模具、精密的傳感器、光學攝影鏡頭。我們雙方要更緊密合作。

問:危機若超過金融海嘯,那資源不夠多的中小企業怎麼辦?

答:只有我知道中小企業的苦,我要用台灣平台去解決台商、台灣科技廠商的問題。我不能說我一定有solution(解方),但是我最有解決辦法,我已經在做,而且我跟中美兩邊經濟貿易部門,都有溝通。

我會整合中華民國百行百業,我提出郭四箭:東進、西和、南拓、北接。東進,我們不能不要美國市場,現在真正能到美國去的,大概就是台灣跟韓國,兩個是最大競爭對手。但韓國有FTA(自由貿易協定),所以我若當選總統,第一件事就是跟美國簽FTA。

第二個,像威斯康辛州過去是美國的工業重鎮,我會到那邊大量開發工業區,讓5個搖擺州(指美國中西部落寞工業帶)的老百姓有工作做。

問:你要在美國設台灣工業區,把中小企業帶過去?

答:大、中、小企業一起帶過去!日本首相安倍去年訪問中國,帶了五百家企業,安倍就是政治為經濟服務。以後我當選總統出去,開玩笑,我點名電子五哥、十哥、三十哥,全部一起去!由政府出錢建設工業區,像美國總統要我們一起去發展5G,台灣跟美國成為一條供應鏈,核心的製造基礎在台灣。

中國不讓你走,那就轉做內銷

問:有台商說,想把產線移出中國避關稅,但中國沒那麼容易讓你走,對那邊的閒置產能很煩惱。

答:第一,他們必須要轉吃中國市場、做內銷。如果再不行,我認為台商要整合,我最了解台商,可以幫大家整合,有的小企業沒有接班人,可以按照技術別、業別來分,整合成一個公司,還可以規畫就地上市啊!讓原來老闆的資金能退出來,或是交給專業經理人經營。

問:你是說供應鏈既要去美國,但也不放棄中國?誰有能耐左右逢源?

答:只有我啊,因為我懂!我如果當國家領導人,我會帶台灣企業去拜訪每個州的州長啊!

美國雖然工人很貴,只是有必要在美國做的才在那做,大部分還是在台灣製造。少部分有時間壓力的,可能放在墨西哥做。所以美、墨、台,就是一條「重塑」的美國供應鏈。中間,台灣有一些東西可能要透過東南亞協助,如菲律賓啊。所以東進和南拓有關聯性。這屬於貿易戰(指供應鏈重組)。

問:貿易戰我們可以兩邊押,但涉及科技戰就必須選邊站?

答:對,全球己經確定one world, two systems,這影響的是往後一百年的發展。

問:如果雙供應鏈就可以解決,為什麼你會認為比金融海嘯還嚴重?

答:這是樂觀的情況,如果發展不樂觀呢?不樂觀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會發生。貿易戰和科技戰同時發生,誰曉得一年後會如何!

美國在對中國打貿易戰和科技戰,這是共和、民主兩黨都沒有分歧的。中國現在要開始對美國反擊,為什麼習近平要去俄羅斯,除了幫華為賣5G產品外,就是去結盟、去買武器。

所以很明顯,以5G系統為例,以後也變兩套,以華為為首的一套,以美國為首的一套。就像過去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華沙公約的翻版,華為5G系統只能賣到華沙公約的那些國家,俄羅斯、波蘭、捷克等,這就又回到冷戰時期。

台商回不回來,要看競爭力、五缺

問:這種對峙會持續多久?

答:科技戰的時間會比較久,以十年為單位,貿易戰以一年為單位。就是今天投下一個因,產生的果是十年,例如做一個7奈米製程要多久啊,很辛苦。

所以我們要有最壞的打算,最壞就實體戰爭,全球就經濟蕭條。大家都看到,光是次級房貸風暴,就會造成全球金融危機,難道這次不會嗎?哪個比較嚴重?

現在這次不是系統性危機,而是對抗性危機。我舉個例子,我今天吃壞肚子,是系統性的;但你走在路上,兩隻大象在打架,你路過被波及打到,你認為哪個會比較嚴重?當然是兩個大象打架嚴重。

我寧可我的判斷會有錯,未來會往好的地方走,但我一定要烏鴉嘴先說出來,這次絕對比過去的金融危機還要嚴重。

問:你贊成政府以貸款利息補貼台商回來嗎?

答:今天台商回來不回來,不是錢的問題,是台灣競爭力的條件。五缺有沒有辦法解決?怎麼讓台商回來做的東西比現在他們做的更升級、更高檔?如何把供應鏈理順?台灣技職教育如何接上?

但現在政府不懂,只給魚吃,錯了,是要給釣竿讓他們自己釣魚啊!

政治為經濟服務,未來我會自己帶著幾百家台商一起到印度、美國、菲律賓去談判。就和日本首相、德國梅克爾一樣,他們到中國都是帶幾百家公司去,這是我想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