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在面臨兩難抉擇時,我們期待一個真正的完美主管,要是二刀流的兼容並蓄,既可快,又可慢;既可進取,又可穩重;既可信賴部屬,又要保持高度的警覺性;既可大處著眼,又可關注細節;既可聚焦現在,又可放眼未來。二刀流的兼容並蓄,代表主管的思慮周延,可以面對所有狀況,不有所偏失。

可是大部分的二刀流,都代表了兩個對立的價值觀,例如快對於慢,進取對於保守,信任對於懷疑,大處對於細節,這些都是對立的兩個極端。一個主管又如何能同時兼具兩個對立的價值觀呢?

這確實是極大的價值衝突,我也曾經徘徊在兩極端的衝突中,不知如何是好,經過無數次的試誤之後,才逐漸找到答案。

以積極進取與審慎保守為例:我做事時,一向是積極進取,而大多數是,積極進取也讓我嘗到甜美的果實,得到好的結果。可是偶爾有幾次,太過積極的結果是失敗,我開始檢討這其中有什麼問題、我為什麼會失敗,得到的結論是:我太快下決定,操之過急,沒有看到其中隱藏的風險。比較妥善的做法是,要多想一想,要審慎些,要保守些,這樣我就不至於失諸操切,過猶不及。

問題是大多數積極進取都是對的,我又怎麼能知道,何時該審慎保守呢?

我開始去歸納那些操之過急而犯錯的決定,我發覺其中都具有共通的特點,就是通常都牽涉重大,影響深遠,而且過程很複雜,從此我得到一個清楚的例外法則,只要是重大事務,影響深遠者,就不可以明快果決的做決定,必須思慮再三。

我得到另一個規則是,有充分時間思考的決定,絕對不可匆促。我本來的習慣是,許多事我一眼就看透,很快就下決定,就算有足夠時間,也不再多想。而當這種決定我卻也犯錯時,我深為此懊悔,從此,我立下另一個規矩,非要到最後的決定時刻,我才會下決定,要充分利用時間思考。

這兩個例子,說明了要解決價值觀的衝突,做法是先立一種價值,用同一種價值觀做事,再針對所發生的壞的結果,訂立例外法則,當這種例外情境發生時,就要用對立的價值觀思考。

例如主管做事時,都要以解決當前的問題為主要著眼點,但如果一直如此,難免失諸於短視近利,因此,就要訂定一些規則,每年歲末年終時,就要想一想未來全年的規則,而每隔一、兩年,也要規範自己,要想一想未來數年的計畫,這樣才可以長短兼備。

再例如:對團隊基本要信任,但若信任沒有得到好結果,那就要檢討,是人的問題,還是事的問題?以後再遇到類似的人,就要再三檢查,不可一味信任。

價值觀衝突,是主管必經的考驗,而先立足一端,再學習如何適用另一端,可以用例外情境視之,就可兩者兼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