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當記者時,全組有八人,後來當主管離職時,我就被升成主管,由於過去大家都是同事,我這個主管做起來也沒有架子,大家都是好朋友!

平時聊天時當然是朋友,而當小組開會時,我們也像朋友一樣聊天。剛開始時,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反而覺得大家輕鬆和諧相處,還滿好的。可是日子好久了,我就慢慢發覺,這樣的相處有問題。

首先是正式開會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完全沒有開會的規則,開會沒有效率,沒有結論,還經常起爭執。

其次是當我要下達指令,分派工作時,由於大家都是熟朋友,同事們偶爾還會扯皮,工作挑三揀四,會拒絕接受我的指令,迫使有些工作我無法分派,只能留下來自己做。

我發覺和同事們太熟了,有些事推動不了,大家都不當一回事。

當我發現這個問題之後,我逐漸和同事們保持距離。並逐漸建立起開會的會議規則,不再是大家隨便發言,事後並立即有會議紀錄,表示慎重。

比較困難是和老同事分派任務時的溝通。如果我分派了任務,他們和我討價還價時就會變成比較冗長的溝通,甚至最後我有時候還必須板起臉,正式告訴他們這是命令,他們才會勉強接受,但彼此之間的關係已逐漸改變。

我花了許多時間,才把關係從同事,調整成上下的長官部屬。

後來我自己創業後,我就非常注意同事間的互動,我把與部屬間的互動分為截然不同的兩個層次,一個是組織中正式的、工作中的互動,一個是同事間私下的互動,這兩者我採取了完全不同的互動方式。

工作中的互動包括了工作上的溝通、討論,任務的交付,指令的下達以及正式的會議,這些都是工作中的互動,我的態度是冷酷而嚴厲,彼此之間可以討論、溝通,但是不可以討價還價,也沒有商量和妥協的餘地。我會要求使命必達,說到做到。

我體會出來,身為主管最好的角色扮演是嚴肅不可親近,指令一言九鼎,這樣才能有效帶領團隊朝同一個目標邁進。

可是我也會營造另一個私下的互動形象。我會找各種機會與部屬互動,例如私下聊天的場合、吃飯的場合、聚會的場合、遊樂的場合,我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人、一個同事,也可能是一個朋友,和藹、溫和、容易親近,盡可能談笑風生,是一個可以交往的人。

私下的溫和角色,相較於正式工作場合的嚴厲,將是極強烈的對比,而且是越強烈越成功,越容易演好主管的角色!

嚴厲與親和是主管都需要的兩種角色。嚴厲會讓主管在推動工作、下達指令上更加順暢;而親和則可增加部屬對主管情感的認同,營造朋友與自己人的感覺,強化團隊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