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智捷累計虧損逾100億

嚴凱泰,憂愁的走了。

2年半前,裕隆集團董事長兼執行長嚴凱泰發現得了癌症,中間一度好轉,瘦了一大圈的他也出來趴趴走,要大家放心,不論車展、裕隆籃球隊出賽,都能看到他身影,他總會開玩笑對記者說,「我還活得好好的,沒死。」但後來癌症復發轉移,12月3日傍晚,他不敵病魔過世,也象徵台灣汽車產業一個時代的結束。

遺孀冠夫姓
強化家族接班正當性

這個龐大卻搖晃的台灣唯一自有品牌汽車集團,將開往何處?

裕隆集團在第一時間發布,將由嚴凱泰妻子嚴陳莉蓮接任董事長。她第一次在公開文件中冠上了夫姓,強化她接下嚴家棒子的正當性,除了家族傳承,還有讓中國合作方認可的意味。

丈夫過世前
她含淚求助前副閣揆

她一直很會照顧嚴凱泰及身邊的主管,細心打理人際關係,之前雖擔任裕隆車、中華車董事,但未管理事業,直到去年裕隆股東會,嚴凱泰開始安排她見習。在丈夫過世幾天前,陳莉蓮帶著兩個小孩去見了前行政院副院長、裕隆最高顧問林信義,抱著他落淚,希望他能繼續幫忙裕隆。

畢竟她面對的,不只是台灣國產車的頹勢難以挽回。今年進口車市占已逼近5成,而裕隆日產銷售5年來衰退24%;更重要的,還有累計百億元虧損的納智捷,該何去何從。

陳莉蓮的處境,遠比婆婆吳舜文及嚴凱泰當年接班時更難。

在裕隆創辦人嚴慶齡過世時,吳舜文還有她幫先生建立起的黨政人脈,讓裕隆在台灣及中國都有一定影響力及資源支持,能順利登陸對岸發展。

嚴凱泰接班時,雖因連虧3年而背上敗家封號,但他在1996年打造出一個月銷售近萬輛的豪華房車Cefiro(掛日產品牌),被媒體改封「少主中興」。只是,好景到了2003年,日產拿回裕隆在中國與東風的合資權力,失去主導地位的他決定重啟自有品牌,在2009年發表納智捷(Luxgen)。

「我總不能每次都跟人家借飛機、大炮去打,打下來的又不是我的地盤,」嚴凱泰重現母親吳舜文當年開發「飛羚」的豪情萬丈,對媒體說,今天要進攻全世界的戰場,必須要有自己的武器。

有人羨慕,他含著金湯匙出生,但他的出生是為了裕隆的接班,沒有選擇,他說「接班是never ending job(永無止盡的工作)。」有人嘲諷,政府保護多年,台灣仍不算有自主汽車工業,裕隆要負最大責任。他則說,「我的生命是和納智捷畫上等號的。」

但如今,納智捷卻成為他生前最放不下心的孩子,也是陳莉蓮接棒後最難的挑戰。相較嚴凱泰接班時,雖然高階主管走了十多位,但還有母親撐著局面;而如今,陳莉蓮掌握關係企業與家族的裕隆持股逾4成,背後還有裕隆集團副執行長陳國榮及林信義穩定江山。

背後兩人守品牌江山
能「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嗎

陳國榮在1982年就進入裕隆工程中心。嚴凱泰回國後,他曾寫萬言書痛陳裕隆的問題,自此成為嚴的心腹,更是當年Cefiro最大功臣。

「他一直是幫嚴凱泰圓夢的人,站在第一線幫嚴凱泰執行各種想法,」一位裕隆高層說,尤其是納智捷,全由陳國榮一手主導。在裕隆另一位老臣徐善可退休後,決策的5人小組變4人,汽車領域也由陳國榮和林信義兩人做主。

未來,也會由陳國榮繼續實質帶領裕隆。但,「陳國榮一直太樂觀,樂觀的背後是需要一個部隊非常務實的執行,否則再好的策略沒能執行成功,也等於零,」一位汽車領域專家提醒。

14歲就獨自出國念書,嚴凱泰一直是孤獨的,他的心很軟,這個性卻讓他陷入危機。裕隆高層分析,嚴凱泰人好、厚道,但因此容易賞罰不分。而且他好面子,不愛聽批評,慢慢的,員工也變得報喜不報憂,包括納智捷,即使已累計虧損逾百億元,他也仍只看到機會大於風險。

「我在管理從來都不是用罵的,連對女兒都很客氣的拜託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處理事情都用罵的,」嚴凱泰曾說,他後來不得不修正,「不能再做爛好人,開始要有規範。」所以他雖大力割除了由徐善可主導的創投事業及其他虧損轉投資,卻遲遲無法斬斷母親的、台灣的、自己的品牌夢。

「嚴凱泰一直認為納智捷是他的生命,只是現在他的生命 (先)結束了,唉!」一位裕隆高層口氣盡是不捨,但只能選擇面對殘酷現況,「接下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只是不會那麼快。」而如此一來,裕隆集團將會重回到幫日產作嫁的局面。

這是一個台灣汽車之王的時代結束,卻不希望是台灣汽車自有品牌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