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修葳舉例指出:「中部產業多數面對海外出口市場,面對國際金融變化,電子商務對他們是助力,還是競爭威脅?在課程設計上,就必須把這些實務需求納入考量。」

裕品車業執行長江仕種,今年61歲,儘管20年前就拿到管理碩士,去年仍然決定進入東海就讀,他打算在美國成立倉儲及銷售據點,並透過亞馬遜行銷鋁輪,「現在川普上任,對外國公司有嚴格規定,我想再回學校充電。」他表示。

「我與第二代有思想落差,想多了解年輕人想法」

另一個例子,則是東海在今年3月推出中部唯一一個兩代傳承課程。林修葳說:「課程設計從兩代如何共治到逐步接班,我們從組織學來思考,讓學生系統性學習如何因應。」

今年9月也打算返校念書的昇岱實業董事長江進助就說:「聽說東海有二代接班的課程,我們第一代與第二代有思想落差,我想多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早年EMBA教學方式,教授只要解說訊息與蒐集例子,就可過學生那關;但在今天,許多企業領導人可選擇到海外甚至線上就學,市場正面臨著國際化競爭,必須找到自身的定位與優勢。

「在這個所謂後EMBA時代,挑戰的更是學校出菜能力。」林修葳說,除了課程設計要符合實務脈動,老師更要從編劇變成製作人,掌握上課節奏,導引議題與串接,讓學生都有自己角色,彼此互動。

東海EMBA的逆勢成長,背後是一群企業經營者在面對全球化競爭與中國產業威脅下,領悟到單打獨鬥時代已過去,結合學校知識力量,用打群架方式,共同找出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