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的心胸,是用委屈撐開的。」《商周CEO學院》「管理五力」的課堂上,台灣信用卡教父、中信銀前董事長羅聯福一席分享,觸動了現場的企業家們。

羅聯福沒有背景、沒喝過洋墨水,從一個最基層的辦事員做起,騎著摩托車在大街小巷拉存款。二十多年前,全球龍頭花旗銀行兵臨城下,誓言成為台灣信用卡霸主,光是五名戰將的薪資,就比本土的中信信用卡部門薪資還多,一年還豪砸十倍以上廣告費。這場仗,怎麼打?

「穩死的。」連內部人都這麼看,但羅聯福主動請纓上陣,他一邊土法煉鋼,另一邊全面抄襲敵手戰法,土洋大戰八年終得勝利。為了知己知彼,他趁著花旗遷址,派人挖垃圾桶,從電話分機號碼表得知花旗的人力配置,從電腦參數了解對手Know-how。

挖垃圾桶!這是在《○○七》電影裡才會見到的情節。你可以想像,那股求勝意念有多強。此後無數戰功的堆累,他贏得辜家信任,升任銀行董座。

「請舉例你曾經吞下的委屈?」我問。「哈,那多了!數不清!我只舉最小的例子。」每遇屬下對他拍桌子,他都是那個吞下去的人,「敢拍桌子,一定是人才,當然要忍。」

胸襟,是用委屈撐開的,在他身上,我看到這句話的見證。每一次的時代變動,機會之神,總是眷顧那些願意吞下委屈的人,因為他們不看眼下的困難,而選擇看未來的希望。

本期封面故事中,你可以看到,在印度這個高成長的大市場,各國高手齊聚,光在新德里的日本人就有八千、全印度韓國人上萬,但全印度的台灣人,不超過三百,「比印度的老虎還稀有,」資深記者馬自明形容。

不過,自明在當地卻發現了一群「台灣哥倫布」,他們是胡國愷、柯喬然、林天生……。對他們來說,再大的委屈,都可以吞下來,因為他們把眼光放在未來的三億中產階級商機,因此,他們的胸襟也被越撐越大,如同一四九二年哥倫布的體悟:「若沒有勇氣捨棄岸上的明媚風光, 你將永遠不可能橫渡大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