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一年,我們曾經製作封面故事「影響全世界的六十公里」,當時,我們是這樣描述的:

一條沿著大肚山台地,長約六十公里、寬約十四公里的鄉間,裡頭藏著一千多家精密機械、上萬家的下游供應商;這是台灣的精密機械黃金縱谷,年產值九千億,是全球單位面積產值第一的精密機械聚落。 就在這方圓六十公里內,他們,影響全世界。

當時,這裡的景氣熱得發燙,但今日,景象大不相同了。資深記者林洧楨追蹤半年後發現,這六十公里竟然冷得直打哆嗦。機械業大老黃明和對此下了註解: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冬天。

在新政府的產業政策裡,精密機械是主打產業,但如果不是這場深入的追蹤,不會有人告訴我們,黃金縱谷已經變成了憂鬱縱谷。

過去三年,我們的工具機產值竟然縮水四分之一,不但被低價的中國超越,連不做黑手的美國也來搶生意,從各種指標看來,這個趨勢還沒有反轉跡象。何以致此?

這是一個標準的「中等生陷阱」。

中等生,顧名思義,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曾有份田野調查指出,小學時期的中等生,未來成功的比率相對大,因為中等生不會被父母、師長高度關注,在學習上,他最自由,眼光不會局限於現在的成績單,因而能根據自己所長,去投資未來。

簡言之,中等生擁有進可攻、退可守的最大空間,因而最有未來明星潛力。在產業競爭上,中等生則可用優等生的品質、後段生的價格,在市場上形成致命的攻擊力,成為高性價比之王。

但有優勢者,自然也有其危機,中等生若只一味的消耗高性價比優勢,而沒有乘勢往高端投資,假以時日,當後段生往上超越、優等生往下攻擊的時候,中等生自然被殲滅。

工具機產業的興衰,就如中等生的優勢與危機一般。百年前,這裡被稱為黑手窟,前人篳路藍縷的拚搏,歷經美國出口限額、亞洲金融風暴兩次浴火轉型,它一度成為世界重要的機械黃金縱谷,但就在享受如雷掌聲的當下,人們只拚現在的訂單,卻忘了布局未來,於是,中等生也往下沉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