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拿下一次,可能是運氣;但屢次第一,那肯定不是運氣。

「日本第一台礦石收音機、第一台真空管喇叭收音機、第一台黑白電視、第一台微波爐。」

「世界第一台自動停止加熱微波爐、第一台自動翻面錄音機、第一台邊看邊錄攝影機、第一支能傳送相片的手機、第一台水波爐。」

以上,是日本企業夏普曾拿下的第一名紀錄,很風光。

只是,這片光榮之牆此刻看來,尤為諷刺。

鴻海買夏普,這樁台日最大規模的企業購併案,歷經四年仍未談定,談判之難度可想而知。

這家屢創第一的百年企業,如今一年虧損逾六百億,極可能成為日本第一家被外資買下的大腕級電子公司,夏普的光榮之牆為何倒下?

「降魔殿」,這是本期封面故事製作團隊拆解此謎團時發現的線索:由「日經新聞」長期採訪夏普的記者群點出的所在,象徵了這家百年企業的決策結構。

那是夏普總公司的二樓,被員工戲稱為「降魔殿」,退位的歷代社長在這裡都有自己的位置,不但享有個人辦公室、司機派車,也有私人秘書。百年企業之傾倒,與這群住在降魔殿裡的決策怪獸們有極大的關係。

為什麼稱他們為怪獸?其實,這些社長們早期都曾為企業立下汗馬功勞,但再厲害的英雄也敵不過人性,當典範移轉,當實力無法成為其盾牌時,這群未退出決策圈的既得利益者,自然緊抓著公司權力的黑盒子不放,就像住在決策黑盒子裡的千年老妖般,一有變動,不惜內鬥以守住自己的地盤,而非尋求企業的最佳解方。這,或許是老謀深算如郭台銘,最大失算之處。

採訪團隊深入探討了降魔殿之於這樁交易的意義,是理解這樁兩千億購併案很獨特的觀點。「交易的本質,從來都只是人心,而非金錢。可惜的是,多數人往往花最多的時間想自己,卻花最少的時間看懂對手是誰,要的是什麼。 」報導的最後這段話,十分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