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選情沒有意外發展,蔡英文將成為台灣第三位畢業自台大法律系的總統。」這是本期封面故事主寫者田習如的文章開場。有趣的是,這也是一篇由法律人寫法律人的報導,因為習如畢業自台大法律系。

「鑽研法律的人,最容易形成的特質就是微觀,在細節裡打轉,在攻防中力求保護自己。」這是她描繪蔡英文的第二段。在法律邏輯的訓練下,習如的報導風格向來嚴謹而含蓄,切中要害卻從不情緒外顯,是少見冷靜而有觀點的新聞工作者。她也剛以〈政府荒謬KPI全揭露〉專題,擊敗二十件作品,獲得「卓越新聞獎」中難度最高的「調查報導獎」。

過去八年來,不少人寫過蔡英文,但她的面貌對多數人而言,仍是模糊的。

習如從屏東的楓港小鎮開始,透過地毯式的訪問十四位親友,拼出了今日蔡英文的軌跡。「捕手性格」,是我們對蔡英文的觀點定調。相對投手或強打者,捕手是最不被注意的人,他總是戴著面罩,蹲低戒備,別人看不到他的臉,他卻必須綜觀全場,調度布局,有「場上教練」之稱。

共十一個孩子的大家庭、給人留餘地的父訓、區域經貿談判的經歷,不斷強化了她的捕手性格、幕僚特質,她擅於利用模糊,爭取空間。

然而,一個稱職的捕手,能成為投手丘上耀眼的明星?一個稱職的幕僚,能出任掌旗主帥?失敗機率當然高,因為兩者的性格養成、能耐並不完全相同。

關鍵在於,每個人都習慣於自己的「成功那一招」,但當位子變高,要面對的利害關係者多了、事情的複雜度高了,光是一招並不足以應變,唯有發展出自己不擅長的第二招、第三招,才有可能突破生涯天花板。

否則, 就像心理學大師佛洛姆所說:「一個人的缺點,往往是其優點的過當使用。」當「成功那一招」形成慣性、個人舒適區,便會過度使用,緊跟而來的缺點效應,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歷次的選舉,當選者的殷鑑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