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有讀者注意到,我很喜歡拿日常生活的事,來比喻政經或產業局勢的變化。這其實跟我喜歡跳脫現實,回到原點思考的習慣有關。

每個人都有偏好,思考也有慣性,如果沒有刻意跳脫,我們理解事情的模組,就會不斷的被強化,因為這是因應外在變化最有效率的方式。但麻煩就在於,這種慣性迴路常會導致標籤化的盲點,因而有代價得付。

所以馬習會後,我們怎麼看?

我想舉一個輕鬆的小例子。這兩、三年來台灣的多肉植物暴紅,因為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小植株,樣貌、習性各不相同,看似容易掌握卻各有眉角,方寸之間自有天地。

冬天,是多肉迷最開心的季節,肉寶們不但成長飛速,還會變色,紅、黃、紫等,令人目不暇給。但夏天一到,肉寶們若不敵潮濕高溫,就陸續陣亡,上一季的絢爛轉眼成空。

為什麼?多肉植物泰半來自乾燥沙漠,台灣的多雨潮濕並非其合適的生存環境,商人藉由溫室控制溫、濕、光度,方能讓植物度夏,大量繁殖。但當植物走出溫室,進入缺乏日照的辦公室、日曬雨淋的露天環境,或通風不佳的公寓,誰能夠存活?

不止多肉,當許多植物離開溫室,從花販手中移交到消費者手中後,往往長得不好,原因就是植株本身的適應力還不夠強。花開花謝,繁華凋零,植物透過生死說了一件事,實力,是唯一。

不管馬習會是否達成共識,台灣本身的實力,我認為,才是唯一重點。

在馬習會後,我們做了一次民意調查。「若蔡英文當選總統,民眾最擔心什麼?」這份調查顯示,「藍綠惡鬥」,才是人們最憂心的事情,比率遠高於憂心兩岸關係惡化。

台灣的問題不在外,而在內;藍綠惡鬥,才是台灣百病之源。說得更白些,即便習近進平釋出更大的善意,即便美、日國際盟友更力挺台灣,倘若我們自己的實力江河日下,最後還是像離開溫室的植物一樣,燦爛終究一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