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即將面臨退休後的抉擇:要在哪裡退休?

他列出一個條件,要有能量的地方。於是給自己一個努力的目標,在紐約過退休生活。他想挑戰的生活方式,是要在有能量的地方,能夠激勵自己有更多的創意和豐富的生活方式。

能量是一種無法具體化的計量,但是可以從一個城市規畫發展、人才的聚集、經濟活動、人文藝術的蓬勃、全世界的美食聚集看出能量的強弱,應該沒有人否認,紐約是一個讓人充滿夢幻想像的城市。

電影《第凡內早餐》前幾幕,奧黛麗.赫本在空無一人的紐約第五大道上,吃著早餐,看著櫥窗內的珠寶,心情就快樂了起來,想像自己有一天能優雅的戴上這些珠寶。因為有夢而有動力。

在金磚四國剛崛起的時候,我們辦了一場論壇,當時我問了榮譽發行人金惟純先生,他眼中的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在一場馬拉松長跑之後,誰會表現最優異?他認為是中國。從人口數、經濟條件來看,中、印這兩國的確在看好度上領先俄、巴,而金先生認為中國比印度勝出的關鍵是中國人人想賺錢的那股能量。也就是說,談到賺錢,中國人幾乎都有興趣,形成了一股勢不可擋、對錢有衝勁的氛圍。

週末中華職棒總冠軍賽,中信兄弟隊沒有一支安打,被Lamigo桃猿隊以十一比零完封,你要說中信兄弟技不如人我絕對不同意,能夠打到總冠軍賽的球隊,素質整齊、平日訓練嚴謹都是基本的條件,所以已經不是技的問題,而是勢。而能量感染的乘數效果,更是一種無法用統計、用平日打擊率來評估的一種力量。

這一期,江榮原先生(阿原)寫的風尚經濟學專欄點出一條品牌之路堅持的精神,要有「一出手就是革命」、捨我其誰的奮戰勇氣,這其實是台灣仍然保有的創業家精神,只是要更多有心人士聚集起來,找到一條新的路。

本期封面故事的一些小農,他們用自己的力量,躍上一個被十億個消費者看見的市場,有勇氣用一公斤幾十元、上百元的稻米去打世界盃,只要願意出手,他們就有機會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