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的夜晚,是《商業周刊》後製部隊最忙碌的時候:記者的稿件陸續進入編輯平台,緊接著,文、美編開始下標、做版;校對編輯、查核編輯兩批人馬則開始「debug」,超過十道以上的手續反覆確認品質,整本雜誌才進入印刷廠開印。

然而這個颱風夜,風強雨驟,位於十二樓頂的辦公室搖晃不已,我要大家盡快撤離,待隔日一早再行後續。不料,主編懷霈發難:一個小時過了,還是叫不到車,怎麼辦?

打市民專線?找派出所?好像都行不通。正當我焦急的張羅附近旅館時,「叫到了!」美編又又決定試試Uber,她拿起手機點入App,輸入目的地,十分鐘後,頁面跳出願意接單的司機,她立刻按下「預約」,最後以二.九倍的價格「搶」到一台車子,協助同事回到林口的家。

此刻的Uber,就像超人一樣,英雄式的拯救了風雨中的同仁們。在採訪中心Line群組上,我分享了此事,有人質疑:「聽說Uber漲三倍。價格彈性的好處」但我說,這總比叫不到車子好。

在沒有Uber的時代,大家恐怕把電話打壞了也叫不到車;但拜網路、手機之賜,聰明的創業家得以建構一個平台,引進閒置的車子、司機,在浮動價格下,讓有需要的乘客即時取得服務。

類似概念的服務,如雨後春筍般的被複製到各領域,我們一起進入了「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世界,在這裡,萬物皆可租,凡事可顛覆。

因此本期我們想玩點不一樣的,由資深記者蔡靚萱接下挑戰,在全世界最大的共享經濟實驗場舊金山,用App搞定她一天的工作與吃喝玩樂,限制是:不能使用任何傳統服務。

向來點子多、號稱網路宅的她,不但順利完成了,還進了一位餐廳主廚的家,參加了一場生蠔趴。最有趣的是,因為國際資金瘋狂湧入,這些服務都提供了第一天的零元體驗,她的結論是,幾乎可以白吃白喝在舊金山度過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