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鴨子划水,水面上看來平靜安詳,一派輕鬆,其實牠的兩隻腳忙得很,不停的划划划。」這是一位《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對憂鬱症患者的描述。

但其實,每個人都是如此努力的,以鴨子划水的方式,在過著每一天。只是,你不知道,此刻在你面前微笑的人,前一夜可能正經歷著如何不足為外人道的難處。

而越來越不可測的市場,讓我們被迫在更短的時間內,做出更多的選擇與決斷,這讓我們划水時更耗費心力,也讓我們更汲汲營營於事情的處理。於是,我們與人的連結變弱了,獨自一人面對不可知的壓力,卻變大了。

憂鬱的野獸,就是這樣潛伏在你我身邊,它們隨時準備發動攻擊,奪走我們的自尊心,撕裂我們的價值感。

過去,人們對憂鬱症所知不多,遂將其歸類為個人性格的負面標籤,讓患者羞於向人啟齒,覺得自己是失敗者。如今,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將此病列為二十一世紀人類三大文明病之一,與癌症、愛滋病並列。根據研究,台灣人每四人就有一人有程度不一的憂鬱症狀,故也被比喻為心靈重感冒。在你我的周邊,可能隨時上演著一場場的心靈戰爭。

就像這幾天,股市大跌、出口連五衰、兩個月內發生三起隨機殺人事件,正值壯年的華碩財務長過不了人生的那一關……,我們正被卡在有史以來最艱難的困局裡,出口何在?

這段探索之旅,氛圍越來越焦躁,因為走得夠久了,卻還找不到出口,遺憾的是,當同伴再也承受不了沿途的折磨困頓時,我們才驚覺,當初怎麼不多點關心與了解?來不及說再見,是一件很遺憾的事。

「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這是一首聖歌,每每在黑暗時伴我,讓我看到亮光。它總是提醒我,人的渺小,不可能事事掌控,只要努力眼前,便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聖經》上說:「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願大家都能珍惜彼此,像天上飛鳥、地上野花一樣的享受平安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