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歲,在職場上,是草莓族、靠爸族?但換個眼光,你知道現在「全世界最大國」的總統幾歲?

三十一歲。沒錯,我說的就是佐伯格,臉書創辦人,在這個十四億人口的國度,我們自願二十四小時被監控,根據他所制定的規則生活著。

以佐伯格為代表的「千禧世代」正在崛起,這群在西元二○○○年後進入職場、現年三十五歲以下的世代,正逐步接近世界權力核心。

佐伯格只是特例?不,我們的發現是,這一代的少年英雄比例特高,且根據摩根士丹利等投資銀行研究,他們的「破壞指數」也最高,並在職場、消費市場開始一波波破壞。

如果說,X世代是音速世代,千禧世代就像光速世代,兩大原因讓他們對時間的量尺極度敏感:一,上一代的經濟基礎,讓他們安全感極高,沒有不能放棄的現狀。二,無所不在的網路資源,讓他們資訊能力極強,不能忍受無效率的工作方式。在他們的世界,沒有什麼規則是一定要遵守的,他們衡量時間長短是以「意義、價值」為刻度,要他們花時間投入無意義的工作,簡直像酷刑。

往負面看,他們或許很沒耐性、短視,但他們也是所有世代中最勇於追求「真」的世代。跟上一個使命必達的「what世代」相比,這個「why世代」凡事問為什麼, 不打啞謎,不接受密室協商,不埋單權威。

怎麼理解這個世代?Google開放員工自行決定職稱是個很好的例子。譬如,負責太空計畫的人自封「宇宙指揮官」,技術主管自封「資安公主」。放掉權威,拿掉階級,讓人們為自己負責,這真的很酷!

但同時,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絕對的自由,背後也伴隨著絕對的競爭,在一個公開透明的環境,頭銜無用,實力至上,贏家、輸家將更涇渭分明,不再有模糊空間;因此當你大聲說「不」的時候,就代表著必須承擔另一面「yes」的代價,這事,可說再公平也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