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上海,走在往日最繁華的南京路步行街,有點冷清,原本這條路無時無刻前胸貼後背的景象,再看不到;一些本幫菜名店晚上的入座率,居然不到三成。

上海的朋友說,少見六月天氣溫還這麼涼,景氣也涼。路上問了出租車司機,多少也是這個論調。這九個月來,陸股漲超過一‧五倍,依照過去台灣經驗,買衣服、吃大餐、喝紅酒,早就雞犬升天,為何看不到在消費上的狂熱?

在上海搭出租車時問司機,有沒有炒股?一臉不屑。「黨要你笑就笑,要你哭就哭,」口氣裡一副受過傷,再不相信黨說的話;再問一些老股民,很多在七年空頭市場裡磨光了志氣、賠光了財產,真正多頭來了,打死他都不進場了。

反而是一些九○後年輕新股民,沒有包袱,沒有炒股經驗,沒有經歷股市裡慘賠割肉的痛苦,反而成了這一波中國股市大漲背後「暫時的」贏家,因為,還沒有離開賭場前,你無法預知能不能順利把錢帶走。

有一個笑話,股市大漲一波後,老股民爭相離場而去,新股民準備了子彈,正要往股市裡衝,兩人擦身而過,互相罵對方一聲「傻B」。這樣的論戰天天都在上演。

主要是,景氣真的沒起來,房價被打趴在地上,進出口節節敗退,今年前五月一路下滑,消費者物價指數停在一字頭。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股市漲得令人頭皮發麻,不知為何而漲,分析中國股市已經沒有技術含量,靠的是膽量。甚至連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一向謹言慎行、中立的角色,都出來說,資金進入股市也是支持實體經濟。這意味著什麼?急了!

簡單說,中國政府手中沒有牌了。房地產、出口、蓋機場、開高速,一個循環下來,好牌都打光了,回頭一看,居然只剩下擺了七年不聞不問的股票市場,距離全球重要股市的高位還有一大段距離。現在的中國,叫作全民上下,一心炒股,是為了解決經濟問題,也是要讓中國成為金融大國的一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