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院子裡的梅花盛開,每天推開窗門,總迎來撲鼻清香。但滿園花落後,緊接著上場的,就是修剪疏枝的工程。梅樹前,我盯著它繁茂的枝條許久,思量著該剪去哪些枝條。

兩年前剛成為這片花園的主人,當時,我的園藝知識是零,只知享受花開盛況,不知應為來年的盛開準備,迎來的是,去年的稀落花況。

慢慢的,這片花園成了我的自然老師,它透過花草樹木的生老病死,讓我反覆體會著兩字箴言:捨、得。

譬如,對一棵樹來說,土壤、陽光、空氣的質量,決定了它的生長品質,隨著其枝幹往外擴張,若不定期進行汰弱留強,久了,不僅枝條雜亂、樹型走樣,也容易因徒長的枝葉,影響它的通風、透光,營造出病蟲害容易入侵的體質;更可能因為這些徒長的枝葉而浪費養分,降低來年的開花結果量。

幾次教訓後,我開始學著分辨哪些是不良枝葉,包括徒長枝、重疊枝、下垂枝等,唯有定期將其剪除,才能把資源聚焦留給該留下的枝葉與花苞。但一開始,心裡總猶豫:好不容易長出的枝幹、葉片,為何一定要剪掉?

從今年的成果看來,捨,確是萬物生長的必要手段。

在園子的另一角,去年扦插的木槿、紫藤、立鶴花,枝條上滿是綠葉或嫩芽,體會更深。還記得當時心貪,既貪快,也貪多,總挑那些看來幹粗的老莖進行繁殖,也不願意剪除多數葉片,結果,全軍覆沒。

後來我才學會,僅能選取一年生的中生代枝條,並僅能留下其頂端的少數綠葉,才能避免浪費新株體內有限的養分。

說了這麼多,其實是製作本期封面故事「小眾經濟,比你想的還要大」有感。雖然晚了西方十幾年,小眾趨勢在台灣方興未艾,供需雙方的能量正噴發。需求面來說,這是一個沒人想穿制服的年代;供給面來說,網路時代的創業成本相對過去近乎零。

面對這股再明顯不過的趨勢,擔心的是,台灣企業多數走大的路線、規模的路線,在小眾趨勢來襲時,即便領導者有所意識,想從老組織繁衍出新生命,卻沒人捨得,或者乾淨俐落的剪除老舊枝幹,或者接受短期的兩片葉子產值。可惜了!捨不了的困境,在大企業、大品牌身上日益凸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