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柯文哲又說了什麼?」

一張獨家照片,傳神描繪了此刻的社會氛圍。這一天下午,攝影思迪捕捉到眾家電視台記者們趴在地上,偷聽柯在會議室中的一舉一動。柯式效應正從政治外溢到其他領域。

諸多效應中,我認為最有價值者是,說真話。

帝王之術向來是東方領導學的主流,領導者最忌諱讓自己被看透,因此處心積慮築起高牆,讓眾人對上意諱莫如深,上位者則透過操作資訊的落差,以確保自己的權望。若領導者英明神武,這組織會很有效率,若領導者藏私,此資訊落差將形成巨大的利益黑盒子,藏污納垢。

但帝王之術的邊際效益正遞減,尤對千禧世代以後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更期待領導者以真面目示人,用透明取得共識,而非在暗黑中權謀操作。

到目前為止,柯是唯一敢把自己放在玻璃瓶中的領導者。他不築高牆,讓資訊如水一樣四處流動,甚至將自己透明化,以資訊透明帶來的群眾共識對抗既得利益者。對比過去一片「玩假的」政經氛圍,這種「說真話」的柯式效應相對珍貴。

副總編輯佩修、主筆習如兩人專訪過柯文哲三次,我問她們最大感受是什麼?兩人的答案竟一致的跟「吃喝」有關。

第一次訪問是選前,他無視客人,自顧自的倒水來喝,第一杯水喝完,中斷談話,又跑出去拿了一水壺,繼續無視客人,自己加水喝。第二次訪問在當選隔天,他低頭猛吃便當,飯粒掉出來,再撿回嘴裡,一點也不怕失態。這次專訪,他自己跑到長廊的另一邊去泡麵來吃,也不招呼記者,作風依舊。

柯以真面目示人,毫不在乎別人眼中的自己;這特質往好處看,是沒有包袱、就事論事,往壞處看,則是無法人和、片面獨斷。但是,這是一體兩面,一個凡事說真話的人,很可能會有白目、口不擇言等缺點。

然而價值的高低,永遠是透過比較得來。就像一朵美麗的牽牛花,若置身於一片荒園,自然顯得動人,若將之與雍容的茶花比鄰,也就不值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