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接受這個事實,很難。台灣總經理的平均薪資怎麼會輸給印尼、泰國、馬來西亞?

連報告發布機構的人才與獎勵顧問諮詢總經理,都對此結果難以置信。兩年前,這家全球最大的人資諮詢顧問公司,針對亞太企業進行薪資調查時,台灣第一次落後印尼,她以為是特例,所以沒有振臂疾呼。但是今年報告一出爐,台灣竟然連輸東南亞三國,糟了!她大喊不妙:「要怎麼才能讓台灣終止惡性循環?」

其實,台灣低薪不是新現象,但台灣竟成亞太區「低薪總經理聚落」。怎會如此?

病因盤根錯節,也冰凍三尺。政府無能,是的。譬如十年前,台灣的網路產業相對有競爭力,但眼看著淘寶旗下的支付寶不但已經上路十年,還演化了好幾版,現在不但水電瓦斯費都能收,還能買賣基金,而台灣的第三方支付專法至今尚未出爐,網路產業競爭力也已落後中國。當創業家的雙手被綁住,有志,也難伸。

除了政府,很多人歸咎,台灣老闆也無良。但跟東南亞各國相較,台灣企業更無良嗎?深入探究,他們是對自己也無能為力,不知道自己的未來五年在哪裡,還是真的對員工無良,又或者,現在的員工無法發揮關鍵性的功能?

不管答案是什麼,當總經理是低薪一族,一般受雇階級要如何預期自己的未來?如果未來五年,台灣總經理的薪資也被菲律賓趕過去,那麼,未來二十年,還要繼續埋頭攀爬台灣的職場天梯嗎?即便爬到頂,又會是怎樣的風景?

這是一場殘酷而且漫長的生存競賽,大結構既非個人所能改變,也無法迴避,只能面對。

面對?說得輕鬆,但是人越接近中年,包袱越大,選擇的難度也就越高。就像是家道中落的第二代一樣,過去的輝煌再也回不去了,如果不咬牙往外闖,個人的規格、姿態都得降下來,這有多難

然而真要說,人在什麼時候最難?往往是向下墜落的過程最難,那種不知伊於胡底的恐懼,才是最難過的關。一旦摸到最底部了,頓時,所有的恐懼消失,該幹嘛幹嘛去,心裡不再糾結,反而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