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沒有一個企業的衰敗啟示錄,會比三星對台灣有意義。」這是本期封面故事製作人曠文琪的感想。因為台灣科技業的硬體至上、成本導向、產業重疊度,跟三星的背景高度相似。

所以,這個超級巨人怎麼會一夕崩壞呢?

過去這三年,三星電子以手機稱霸全球,也因為其高自製率的零組件策略,讓它成為科技產業的全台公敵。張忠謀說「它是所有人的對手」,郭台銘說「只要三星做的,我一定聯合大家來(對抗),我一定要打它一棒。」經濟部還說要成立抗三星聯盟……。

但最近財報公布,三星營業利益大降六成!獲利下降只是結果,先行指標是,占它獲利逾六成的手機業務正在衰退,且看起來趨勢往下。

其實早在去年三月份,我們就曾製作「鋼索上的帝國」封面故事,來預言此時的三星,當時我們的看法是:六成多獲利全靠手機,市場成長空間剩五%,獲利前景在哪?本期,我們要再深入解剖的是,這家被郭台銘評論為「具有遠見的企業」,用十年看事情的企業,為何在短短一年多內,主導局勢就被逆轉?

當然,你可以說,這是亞洲企業的宿命,也可以說,這是小國對上大國的必然,但曾握在手中的致勝機會,為何消失?

從七十年前賣魚乾的小商人起家,三星的成功,在於凡事只要第一。但在一個超高績效組織裡,當面臨典範轉移,而「第一」的定義長短期不同時,從人性角度來思考, 一年一聘的經理人會選擇短期還是長期的第一?

答案,不言可喻;決策盲點,完全可以被事先預期。難道避不掉?

「一個人的缺點,往往是其優點的過當使用。」心理學大師佛洛姆(Erich Fromm)這樣說,若將此概念延伸,每一個人、每一家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相對優勢,他的成功來自於高度發揮其優勢,但當優勢發揮過了頭,就會反過來變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