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月多一點點,親朋好友要是不幸現已有脊椎疾病,且已達手術條件,請把握七月前的最後機會,不要猶豫。」五月下旬,一位神經外科醫師的臉書po出以上訊息後,醫界人士紛紛加入討論:「我大學的同學骨科主任,他請大家(以後)跌倒要算準,一次只能斷一根肋骨……。」

為什麼這些醫生奔相走告親友,把握七月一日前的看病時間,否則DRG第二階段上路後,未來很可能脊椎手術一次只能做兩節、心導管一次只能通一條……?

我們循著這個線索追查,再佐證十八位名醫的意見發現,這是一個極可能對老弱者不利的新制度,他們未來極可能變成醫療人球,在救護車上流浪。

這是一個四角權力習題:政府、醫院、醫生與病人。

站在政府的立場,要終結醫療浪費,此事應為、當為。站在醫院的角度,當政府緊縮醫療給付時,醫院將病人依據賺賠錢的程度分級,進而篩選,有何不該?至於受雇於醫院的醫生,要求醫生們為了救人而讓院方虧損,甚至自己被扣薪水,既違背人性,也違背組織倫理。再談到病人,生老病死大權非你我所能掌握,在命運面前,每一個人都只能卑微的被安排。

於是,在這個權力結構中,最弱勢者為病人,其次則是醫生。當一個緊縮的給付制度上路,誰會先被犧牲?其次是誰?這都是事前可推演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