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們曾經推出了「台灣債淹腳目」的封面故事。很遺憾,改變並沒有發生。五年後的今天,全國的債務餘額仍較當時增加了兩兆元。

今天,我還要捲土重來,再度選擇這樣的封面故事:「失控的台灣債」,仍然探討財政惡化,而且針對台灣二十個縣市,進行長達十二年的資料分析,因為我認為,這是比服貿更急迫的危機。

跟服貿相比,我知道這議題的銷售力有先天缺陷:一、缺乏像中共、馬英九這樣明顯的敵人,不容易同仇敵愾;二、找不到現行的受害者,即便主筆賴寧寧花了三個月的南奔北走,卻找不到因濫發福利而被犧牲的受害者,故事張力出不來;三、缺乏單一指控對象,各縣市財政多同向惡化,僅程度不同,指控對象太廣泛;四、個人沒有立即顯著的危機。即便國庫署長高分貝呼籲,「再過一年,(我們的)債務就借到頂。」但人們會說:「到頂又如何……?」

「地方財政昏迷指數」,這是台灣首度追溯十二年資料、採用國際標準編製的台灣地方縣市財政調查,看著報告上逐年惡化的數字,「乞丐身、皇帝命」,大概是最適合形容此刻台灣現狀的詞。

對比幾乎見底的國庫,我們享受的種種福利,就像一個乞丐卻過著花錢不手軟的皇帝生活,要啥有啥;錢不夠,再印公債就有。此刻,我們暢快極了,彷彿錦衣玉食皆免費,但南柯之夢終究要醒。終有一天,當我們的子孫被迫埋單一切時,我們將因現在的自私被世代咒罵著。

問題很清楚,選項也只有一個:不做什麼,比做什麼更重要。

一個月前的反服貿運動,台灣的年輕人起身捍衛民主,然而,對比強壯奸巧的外部敵人,我們更需要一個內部健全的環境。要終結財政的惡化,說難不難,我們既不須仰賴國際的認同,也不需要辯論中國或台灣的認同意識,我們只需要做一件事:讓你的候選人知道,他選擇不做什麼,比做什麼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