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北京的朋友今年以來都很不快樂,天是灰的,手是冰的,心是涼的,瀰漫的霾氣讓很多人都覺得看不到希望。

有人從泰國曼谷回來,談起街道變成露營的帳棚區,原本就已經是寸步難行的交通,更是結上加結,一時間解不開。

前陣子去看了回顧日本三一一大地震的攝影展,這個展覽呈現出的照片幾乎沒有那種呼天搶地的鏡頭,我不知道是主辦單位刻意安排的調性,還是整個日本受災民眾選擇很自制的讓自己度過這場悲難。

倒是看照片的我,時時在一幀照片前久久不能離去,那種無言的悲悽更讓人為之震懾;尤其是其中一幀組合照,鏡頭固定在一個地點,上面用時間記載海嘯前後,每隔三十秒或數分鐘前後的照片,你可以想像在當下,就算你看到、聽到大難來襲,你逃得掉嗎?

台灣在三一一大地震中,從官方到民間給了日本民眾很多協助和鼓勵,攝影展的最後一個展廳,充滿了來自日本各方感謝台灣伸出溫暖的手,中文、日文的「謝謝」布滿了整個牆面。走出展覽廳迎來十度上下的低溫,心中的澎湃卻是不減。

我一路想著幸福,我一路想著謝謝。這麼平凡的幾個字,年過半百還是有新的體悟。我們無法預知,什麼時候我們的幸福會被奪走,但是,我們可以在幸福的當下說聲謝謝。

你與家人靜靜坐下來吃一頓飯的幸福,你與工作夥伴為了共同理想爭得面紅耳赤的幸福;你謝謝每天載送你出門、回家的公車司機,你謝謝路邊小吃老闆做出美味的一餐,讓你有體力再戰。

相對於曼谷、烏克蘭的動盪,對比北京、日本福島因環境產生的不安,我們在這塊土地上享受的幸福其實是濃得化不開。

在攝影展中有一張照片是有笑容的。畫面是在災難過後,搭建了組合屋,民眾排隊去買一些日用百貨,甚至糖果點心,相較過去,出門就是雜貨店,家裡囤積的食物三個月吃不完,這一點微不足道的滿足實在不值一提,而現在是滿心歡喜幸福、充滿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