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本期的《商業周刊》,就像欣賞一首接著一首的變奏曲般,時而激昂,時而低吟;有城市大道,也有田野小徑。

你可以看到,七十歲大律師竟然把馬戲團小丑出場時的表演道具,當成風火輪駕駛;一個有自閉傾向的漫畫家,挑戰面對人群的自我療癒;六個高中女生如何完成改變一條街的夢想……。

不只如此,採訪團隊還到了一些你可能未曾到過的角落,帶回一些美麗的故事,譬如雲林莿桐鄉竟然存在一家可以賣五百元咖啡的相親小店;年近八十的全台最老戲院竟然還在南投市屹立,沒被大型賣場取代,並成為當地人的娛樂潮點……。

金馬年的開春,我們獻上這些故事的初衷在於,想播下一顆顆「不一樣」的想法種子,讓台灣跳脫成規,展現更不一樣的棒!

其實,人類的大腦中一直住著「革命精靈」,他天生反骨,誓言打倒一成不變,一輩子就為了想「不一樣」而活。因此,我們年輕時穿多了黑灰色套裝,老了就想試試鮮豔亮色的洋裝;上半輩子為了生存打拚,人生下半場就開始瘋狂的想為自己而活。這些都是精靈所為,他帶領我們在荒野中探索,上高山峻嶺冒險,在新的場域中獵取新的生命能量。

這些探索就跟身體洗三溫暖一樣,在不同溫度的刺激下,讓毛孔開闔、血管伸縮,血液流速因而加快,為我們帶入新的養分,運走老舊廢物,使人煥然一新。

然而弔詭在於,既然革命精靈就在體內,為什麼多數時候我們仍不願換一條新路走?原來大腦內也住著「頑固分子」,他的短期爆發力極強,當不安全感來襲,他常在決策的瞬間,狠狠的將精靈壓倒在地。若無法警覺,頑固分子便長期將大腦據為己有,恣意妄為,精靈被迫躲入黑暗的山洞。

這場長短期的角力經常上演,要如何說服大腦對短期利益的誘惑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