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國家級古蹟中,看到這麼多毛小孩。

在希臘雅典的衛城山丘上,數隻大狗盤據城牆,很是顯眼。牠們或走或趴,漂漂亮亮的,還繫著刻有「家姓」的頸圈。當地人說,牠們是剛被棄養的毛小孩。難怪眼神中還渴望著,下一刻主人就來領自己回家。

兩千多年前,民主制度從這裡萌芽,但就像供奉雅典娜女神的神殿,如今只剩斷垣殘壁的廢墟。在千百年戰爭的無情洗禮下,希臘人變得冷漠,自掃門前雪,更選擇將自己的命運交給政客,換得如今下場。

回到雅典市區,最有名的購物街上,更多毛小孩出現,旅館前、百貨公司門口、人行道上,好心人們給了一些紙箱,助牠們度過寒夜。毛小孩的命運,訴說著一國國力的興衰。

但此行,我們並非要見證希臘的沒落,而是要尋找黑暗中的曙光。我們聽說,有一群人正試圖重建廢墟,包括律師、教授、醫生,他們知識水準高,也具國際經驗,這群中產階級正以網路串聯,嘗試喚起人民的力量,讓國家重生。

出發前,我們對故事存疑,但也好奇一個國家沉淪至此後會如何發展?採訪了十多個組織後發現,危機,讓這個國家盪到谷底,卻也盪出讓人們重新思考的契機。「從沒想過希臘能夠如此團結,沒錢的事有人要做。」一位醫師說。

隨後我們前往德國,在慕尼黑轉機時,一位穿著時尚的女士,一手拉著Rimowa登機箱,一手拎著蕾絲提籃,裡頭裝了一隻約克夏,Didi。女士要到中國訪友,也花了兩萬元幫Didi買機票隨行; 邊談著狗經,女士一邊拿起Didi專屬的可折疊水盤、零食伺候愛犬。果然,狗命大不同!

抵達德國漢堡,我們看到創業家用網路,將人民的憤怒市場化,讓政客接受即時監督,這提高了政策品質,也成了商業模式。在芬蘭,政府更導入群眾智慧,進行網路修法。

過去,我們對政治憤怒有餘,但智慧不足,只能無奈聲聲。如今,在德國、芬蘭,甚至希臘,更有效率的民主模式陸續出現。一波波的指尖革命出現在各地,人們可以很低的成本,拿回自主力量,不再被政客綁架,實現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