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愛上了茶花,或紅或白或粉,風姿萬千,在大地冬眠之際,茶花總是捎來對春天的美好想望。

自古以來,茶花就是文人雅士喜愛吟詠的對象,如蘇東坡之「山茶相對本誰栽?細雨無人我獨來,說似與君君不見,爛紅如火雪中開。」西方則有法國文豪小仲馬筆下的茶花女,香奈兒女士以山茶花為其時裝王國的「國花」。

然而,這「花中之后」的栽培不易。那一天,走訪新竹寶山的茶花村,我這新手才略知其背後的學問,就如同企業對人才的培育。

茶花喜肥,卻不能一次給太多,得薄肥勤施;她要充足陽光,卻不能忍受終日豔陽;她愛濕潤,卻怕強風,也因根細,不能天天澆水以免爛根。

很多人買了茶花回家,第一、二年花開茂盛,但第三年後,花越開越小,甚至不再開花。殊不知,三年換盆,是茶花長得好、活得久的關鍵。

隨著茶花的成長,她的根系不斷往外擴,但原本盆子空間有限,水分、養分、土壤均不足以支撐其成長,就須換大一號的盆;而若原土壤不換,也易硬化,排水透氣不良,花自然越開越小。若茶花根部生病,更須換盆,把根取出來,重新修剪清洗,消毒治病。

原來,茶花換盆,竟跟人才的培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一個人倘在同一個職位久了,處理之事性質類似、接觸的人也單一,工作易生慣性,思考僵化,慢慢的,其成就感降低,將影響其工作效率,甚至企圖心消失;若遇產業巨變、或公司亟需轉型,即便是千里馬型人才也將因此失去競爭力。

人才得之不易,更甚茶花;其換盆之必要,自然更甚茶花。

而換盆的操作火候,左右成敗。例如,花芽萌動期內不宜換盆,以免影響花蕾形成;盛夏嚴冬也不宜換盆,否則傷根難癒合。根據不同茶花的特性、健康狀況,栽培者從脫盆、消毒,到根枝葉的修剪,每個動作都得小心翼翼。

上等人才之培育,如何「換盆」成功,長其「器識」,也是很大的學問;如同台積電的新任兩位執行長,能否在張忠謀的接班計畫中,順利換盆,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也是轉型成功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