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天津,很少人敢拒絕三樣名產: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糖炒栗子,怕被人笑沒來過天津。

原本友人一路吵著要帶狗不理包子回台灣送禮,結果一行人到了在天津海河邊的分店,包子一上桌,入口,心頭就涼了一半,想像與真實口感落差太大,外帶的事就沒人再提。

在揚州,我也吃過包子宴,主人的熱忱無法拒絕,一早就去了揚州最有名的冶春茶社,滿桌各式各樣不同大小、餡料的包子,光看人就傻了,包子你一口氣能吃幾個,都有一個拳頭大小,兩個算吃飽,三個就覺得撐,何況這還只是主食,還有一桌菜呢。

重慶的一名台商,去了重慶七年,年年賠錢,幾乎到了要買機票回台灣的地步,利用最後一筆錢一搏,想通了鐵板牛排要加上大紅袍辣椒,滿足重慶人的重口味,還供應白飯吃到飽,人氣終於暴紅。

去日本橫濱的拉麵博物館,連我這種吃重鹹的人都受不了,一口湯、一口麵、一口開水,問了店裡的人,說是保留原味,早期的人因為務農幹粗活大量流汗,所以需要攝取鹽分,以現在的養生觀念,這碗拉麵確實不會想吃第二碗。

接下來大陸企業在服貿協議開放下要攻進台灣,馬上面臨到就是口味、時間、空間這三個距離的調整,不僅僅是吃的,包括像銀行、美容美髮、快遞物流,比的都不是財力、規模,這個時候,名氣、品牌都可以擱一邊,而是你究竟懂不懂如何讓消費者愛上你。

很多人擔心大陸人來台灣,會把台灣的中小企業打趴在地上,這樣的機率不是沒有,重點是,你要當一個機會還是威脅來看。最近麥當勞正在慶祝來台灣三十週年,當初它要進來,台灣上下一樣瀰漫著亡國論,回過頭看一下,它固然吃下了大片餐飲市場,但是服務業之後的窗明几淨,提升速度和品質的源頭,難道不是這些外來者的刺激?日後在連鎖服務業開枝散葉,包括像王品、85度C,還有眾多咖啡連鎖店在大陸開花結果,或多或少也都領會到星巴克的運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