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去一家常去的店買肉鬆,結帳後就快步離開,只聽到後面有一位老者喘著氣追趕上來,手上拿著一張百元鈔票,喘噓噓的跟我說,你多給了一百元,我還在一臉搞不清楚狀況,他說,你買了兩百元,給了三百元,我連聲說謝謝,還在想當時付帳時的情景,老者已經離開了。

有一家半導體公司正在進行品牌工程,把誠信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就問執行專案的人員,你們是如何展現對誠信的重視。他講了一個故事,公司內部有一個高階主管出國洽公,按照他們公司規定,出國會給一筆定額的住宿、生活費用,而這位主管一直都知道公司這項規定的精神,卻還是另外申請了洗衣費用,而洗衣原本就包含在差旅費中,等於這位主管重複領用了錢,結果,這筆幾千元的洗衣費,讓他失去年薪數百萬元的工作。

有德國股神之稱的科斯托蘭尼(Kostolany),在他的著作《一個投機者的告白》談到,他在股票期貨市場上原本都多空兩頭操作,但是很多次當他在靠放空賺進大錢後,他發覺好友們都因投資做多而破產,只剩下他有錢,他的生活反而變得孤單起來,得不到賺錢的喜悅,於是他決定放棄做空,因為如果只為賺錢,最後周圍沒有朋友一起參與他的生活,賺錢又有何意義?

有一回,台塑集團王永在於一場餐宴中看到有人把玩新發行的兩千元大鈔,要我們給他看一下,他說他已經很久沒有摸過鈔票了,現場的人聽完都大笑。出門有隨從,出國秘書辦妥所有事,企業大樓有招待所,請客在飯店、餐廳,推敲下來,還真的沒什麼機會自己掏錢買東西。他言語之中對於錢財的淡然,是因為已經遠遠超出他這輩子花用所需。

每一個人對於錢都有不同的態度,所謂態度就是這個錢的來處,該如何取得,如何心安。勞力與蠻力之間的差別,後者有更多的掠奪、詐騙。

一百元,百萬、千萬、億、十億,這每個數字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對一些人來說,更多的時候錢財是「占用」,而不是使用。一連串食品安全事件,這些商人對於錢財的態度,犧牲全民的健康,卻把風險加在別人身上,換取自己對錢財的安全感、滿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