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鮑爾默(Steve Ballmer)、周永明,這三個人有何關聯?

這是本期《商業周刊》兩篇重點報導裡的三個人物:一位是總統,一位是甫宣布退休計畫的軟體巨擘,一位則是屢被市場點名下台的執行長。

第一位領導者的最近成績單是,國民實質薪資倒退回十六年前。第二位領導者,任內十三年,公司從全球最大市值企業一路下滑,至今市值剩下不到四成。第三位領導者的企業因代表台灣之光而受全民關注,短短兩年,公司市值卻跌掉近九成。

領導,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尤其當你領導的組織一路往下滑時,那感覺還真是令人難受!

我相信,沒人一開始就想把事情搞砸。只是,為什麼手上的資源曾經如此闊綽,人才之多、現金之多、市場地位之領先,還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

今年巴菲特股東會,提供了一個方向。巴菲特特意請了一位看壞自己的基金經理人與會,以反方身分對他提出質疑。「永遠要懷疑你自己」(Doubt Yourself),《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傑森.史威格(Jason Zweig)指出,這正是巴菲特成功的關鍵。為什麼?

領導者向來孤獨,多數人不敢對你說真話,下屬可能諂媚你,老闆利用你,親友可能疏遠你,敵人則要消滅你;且階級越高,孤獨越深。而人類最大的弱點,就是傾向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當你身邊充斥喜鵲,缺乏敢說真話的烏鴉時,如何保持警醒?

即便是股神,也對此特別注意,他曾在專訪中提及,達爾文做研究時,每當結論出現矛盾,他總要求自己在三十分鐘內將結果寫下來,避免大腦直覺的拒絕接受此一訊息,如同身體排斥剛移植的器官一樣。

所以,一個大權在握的領導者、日正當中的成功者,甚或白手起家的創業家,更要刻意的讓自己能夠有一個以上的烏鴉朋友。因為這種領導者的成功因素,通常是他個人,他過去可能因乾綱獨斷而崛起,信仰人定勝天,但大環境時刻在變,每一顆成功的果實裡,埋藏著失敗的種子,一旦缺乏反方聲音,英雄變狗熊的例子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