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裡子,孰重?人都會貪心,都想兼顧兩者。但當現實逼著你一定得選邊站時,你願意放棄哪一個?

悲觀資訊天天在電視上輪播,連幼稚園小孩都對薪資凍漲、房價高漲琅琅上口。但是,一個時代,兩種態度。

有沒有發現,身邊有些人總對著低薪嘆息,但瞧他的行頭,臉上戴的是MARKUS T的眼鏡,手上拎著Prada包,還定期上醫美診所打上萬元的脈衝光。這是一種態度,裡子要,面子也不能捨!

十八歲的雅茹,則是另一種態度。

對很多孩子而言,十八歲的暑假,剛揮別燈下苦讀的歲月,開始計畫著未來四年的大學生活,有人得到父母資助出國旅遊,有人忙著談戀愛……。

但雅茹在這個暑假,做了一個不一樣的決定。她辦了生平第一本護照,她,準備出國去工作。

她出國,不是因為家貧,不是無路可走,而是主動選擇走出去。所以,這不是一個悲情的故事。請不要用「台勞」的角度去理解這個故事,也請不要用離鄉背井、受盡歧視的眼光,去同情她。因為,這不是事情的本質。

「我輸得起。」雅茹說,年輕人就是要去開眼界;新加坡只是第一站,希望未來到瑞士進修。所以,怎麼會悲情?

新加坡的物價高,她打包時帶足三個月的必需品,牙膏、面紙、肥皂,父母不捨,她卻說:「我是要去吃苦的!」

這是十八歲的勇氣,一個台灣青年挑戰世界舞台的故事。

她代表著一群台灣新生代,面對崩解中的環境,她們沒有棄甲,沒有坐井觀天;她們不是從報紙上理解全球化,而以親身行動去迎戰全球化。如果家境不允許留學,她們就站上世界舞台,去賺錢、賺履歷、也賺見識。

為了呈現這份動人的勇氣,資深記者黃亞琪等一行人,伴著雅茹從台灣飛往新加坡,用鏡頭記錄她在當地落腳的過程。出刊前,為了讓雅茹有心理準備,亞琪App她:「報導可能會談到台勞兩字喔。」雅茹回:「事實啊!我拿的是最低工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