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家準備迎接菲籍看護,協助照顧臥床父親時,發生了屏東籍漁船遭菲律賓公務船開火攻擊事件。這之前,我們已費盡心力跑醫院、仲介,歷經數個月的等待;我很擔心,台菲緊張情勢升高,把她擋在桃園機場外。

幸好,在台灣宣布凍結菲勞申請的隔天,她飛抵台灣。

這是她第一次來台,偏偏選在最緊張的時刻。她的家人非常憂慮,因為菲國傳言,台灣人開始拿菲勞出氣。不會說中文的她,心裡害怕,一到台灣,就跟仲介懇求立刻上班,因為她想像,陌生的雇主,可能是她在異鄉,唯一的屏障。

於是,她比預定時間提早走進我家。三天後,她拍了幾張照片傳回家鄉,請爸媽放心,她在台灣很好,台灣人不像菲國媒體說的那樣。

前陣子看了一部李靖惠導演拍攝的《麵包情人》紀錄片,英文片名是「Money and Honey」,導演花了十三年,記錄一群菲籍看護,為了讓小孩上學或籌措買房經費,離鄉背井到台灣的養老院工作。

在菲律賓受訓時,仲介告訴她們,「不要帶家人照片,只要帶仲介費的借據,才不會思鄉,」她們真的就只帶借據、不帶照片的來到台灣,開始三年、六年、甚至九年不休假的移工生涯,甚至連母親去世,也不能返國。

偶有空檔,她們唱著:「No money. No honey. My honey leaves if I don't have money...」。

麵包與情感,金錢與家人,誰不想兩得?但,每個人的條件與環境不同,有些人就只能選擇冒巨大風險,用生命與安全做賭注,賺取money以維繫honey。

從這個角度來看,屏東漁民、菲籍看護,雖然國籍不同,但都是漂泊的出外人,用青春與勞力,換取家人更好的生活。如同在海上中彈身亡的漁民洪石城女兒洪慈綪說:「大家(漁民與外勞)都是出外討生活養家,錯的不是菲勞,請不要再把情緒發洩在這些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