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的午後,陶爸邀我們到三芝的白丁農莊做客。走進園子,滿山綠意,沿著石頭小徑,只見南洋杉、櫻花、相思樹等樹木錯落在草地上,每棵樹的樹型或挺拔,或雍容,各有各的韻味。第一次覺得,樹木竟然如此好看。

陶媽笑說:「你們知道這兒以前是什麼樣子嗎?我花了兩年時間,才把空間騰出來。」原來,陶爸的父親買下這農莊時,以工廠的思維種樹,「譬如櫻花,一次就是幾百棵、幾千棵的買,每棵就按照幾公分的間隔一一種下去,」陶爸笑著解釋。

我開始想像,一棵棵樹木密麻的擠在一塊兒是什麼樣子。「你到前面的桂花林看就知道了,」往下方走去,哇,眼前一株株的桂花,竟然如此之高,但樹型卻極為清瘦,樹冠稀疏,彷彿營養不良的大孩子。顯然以前為了爭取陽光,桂花樹們只好拚命往上長,枝幹沒往旁長,才成了這副德行。

兩年前,陶媽開始把許多的樹木移走,於是,留下的樹木,才有了個性,並被人們所欣賞。在白丁農莊,我看到了「留白」的學問。

回到屋裡,我問陶媽,你們夫婦一個演戲,一個在山裡蒔花弄草,公司經營真的可以如此輕鬆嗎?

陶媽說了一個故事。有一年年底,她問新上任的專業經理人:「今年辛不辛苦阿?」該經理人答:「很辛苦。」為什麼?「因為你都不管啊。」

陶媽再問:「那你開心嗎?」他拚命點頭。那一年,公司業績大好;而其實,那年人事更迭,外部挑戰嚴峻。但陶媽說,她始終相信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只要你找對了人,給他空間,讓他把這盤事業當成自己的,潛能就會被激發。

樹,需要空間;足夠的空間,可以吸收到足夠的陽光與土壤裡的養分,體質自然好,病蟲害也就不容易入侵。同理,人,也需要空間;一旦空間被讓出來,人的成就動機被激發,能力就會一次次的提升。當然,空間要被讓出來,需要極大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