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電影,而且看得很瘋。不同的人生劇本,一幕幕都讓人在笑聲、淚水中和劇中人產生共鳴。

《商業周刊》第一部上院線的紀錄片《台灣黑狗兄》四月十七日首映,這大概是我經歷過,同場看戲的人平均年齡最高的一次。這種組合很奇妙,有行政院長、董事長、總經理、電信業者、投資銀行業者、導演、製片、作家、中小企業老闆……,他們的共同交集是什麼呢?對於這樣一部看完之後可能會有淡淡哀愁的片子。

在漆黑的環境中,卻是笑聲不斷,我自己的觀察,大家在電影院得到了解放,這群普遍是戰後嬰兒潮的觀眾,從出生就是在一個低處,不管是透過教育,還是創業的膽識和毅力,一路辛苦爬到今天的高度,對於那低處爬行,長期找不到光的心情,自然是刻骨銘心,感同身受,也勾起他們回想自己成長過程天真浪漫的日子。

黑狗兄代表的正是這群觀賞者奮鬥的複製版,透過黑狗兄目前的處境,觀照到自己曾經走過的路、流過的淚,很多事情就容易釋懷,也懂得感激;感激在這塊土地上和我們一起捲起袖子,走過黑暗,走過寒冬的人。

觀片過後,這群「大孩子」突然年輕起來,不分行業、領域的交談,分享自己的觀後感想,黑狗兄的困境在他們眼中反而認為一定會走出去,對這些大孩子來說,因為走過,知道只要有心,再多苦都會過去。

每個人都是一部電影,只是沒有用電影的形式表現出來。

而紀錄片是沒有「油墨」的電影,它從流行文化中脫離出來,接近無色無味的風格會讓平常眼睛、耳朵「吃重鹹」的人感覺到找不到對應的情感。這一夜,電影院的笑聲異常珍貴,因為我們都是從低處上來的,所以更懂得珍惜在低處的人,他們的每一個呼吸,每一滴淚水,都是那麼真實,讓人心疼。

而笑聲,我會當做是對黑狗兄的鼓勵,唯有帶著笑的淚水,才表示自己的快意人生有了新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