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韓,仇韓,台灣陷入一片不可自拔的「高麗情結」。但真相是什麼?

上一期,我們推出「台灣黑狗兄」封面故事。雖然這故事緣起於一則傳聞,「美韓自由貿易協定(FTA),將讓社頭滅鎮」,但主筆賴寧寧追蹤三百五十二天發現,兇手不是韓國人;韓國去年的襪子出口遽減兩成,當地業者也倒了近兩成,狀況一點都沒有社頭好;而更可能的兇手其實是中國、印尼。

整篇報導最重要的論述為,敵人是誰早已不重要,重點是,每個人都正處在全球戰爭中,不管你是賣襪子、還是賣晶圓,或者賣自己的腦袋,全球的各個角落裡,都有你的對手。

但經過數天,這則新聞卻以「韓國滅了社頭小鎮」的肯定句,被不同的媒體轉述著⋯⋯。這現象令人無奈,也有遺憾。似乎,大眾(或者媒體)對於真相沒有太大的興趣,人們紛向聳動而膚淺的假象臣服。於是,越來越多人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不耐煩去理解事情背後的論述。

身為記者,我是驕傲的,因為記者的天職就是永無止境的追求真相;即便不能拿到百分百的真相,也要使盡全力的接近真相,這也是我們存在的價值。但倘若人們不再埋單真相了呢?

黑狗兄的新聞效應,只是此刻社會氛圍的一角,越來越多的事情被人們(或媒體)簡化,或者被激化,訊息大幅失真。

雖說記者不只要追求真相,也責無旁貸的,要嘗試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傳播真相,讓訊息能被簡化而不失真。可是,真相確實需要一些論述與耐心,真相確實不如聳動的傳言般精彩起伏。

詩人泰戈爾曾說:「真相是嚴酷的,我喜歡這個嚴酷,它永不欺騙。」當一個社會越來越不埋單真相,那是一件可怕的事。當媒體不想投入時間去追查真相,大眾以局部事實去進行判斷,官員以表象治國,那麼,這個國家還需要外部敵人嗎?

對於追求真相的態度,哲學家培根說:「一個人如果從肯定開始,必將以疑問告終;如果他願意從疑問開始,則將以肯定結束。」這也是《商業周刊》處理每一個議題的態度,越是聳動的傳言,我們越是如履薄冰,越要從質疑的態度出發,那麼,最終,我們才能得到肯定的答案,才不會給出一個似真實假的答案。

★台灣黑狗兄的全球戰爭專題網站:黑狗兄的打拼故事,小鎮的滅鎮真相

★台灣黑狗兄紀錄片專題網站:4/19全省院線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