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一位說唱藝術的藝人說書,他說在台灣早年有兩個工作最令人羨慕:第一是賣冰,第二是醫生。這兩個人生志向,賣冰的好處,原料是水和糖,毛利高,而且台灣熱,銷售業績不會太差;更重要是現金交易。醫生供不應求,地位高,收入也好,嫁女要嫁醫生,也成了當時父母的第一志願。

這一段類似順口溜的口白,如今演變成:第一涉(參與)政治,第二起廟寺,第三做兄弟。現代的背景就不用多說了,都是當紅而且歷久不衰的「職業」。不論古今,所謂的志向多少都跟能多賺錢有關,還有影響力。

難道你不會好奇,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有興趣選總統?你沒有聽過總統說他做得很痛苦,不想連任,幾乎沒有。

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的總統,每天眼睛一張開,兩手接到的都是燙手山芋,財政赤字、人口老化、青年失業、通貨膨脹、經濟衰退、貧富差距……,幾乎沒有總統不需要在這些泥淖中翻滾。

世界,正在用一種吃老本的方式,把過去的繁榮化成一張張芭樂票,靠著舉新債還舊債,撐著過日子。

日本人整整「安靜」了二十年,金融泡沫過後,房價暴跌,平價商店誕生,象徵著享受安逸世代的「草食族」出現,志向縮小,熱情降溫。日本人終於相信戰後繁榮逃不過循環,終歸要趨於平淡。

美國人是這裡面最不死心的,即使歐洲山雨欲來,代表性的iPhone5還是席捲全球,Skyfall繼續慶祝○○七影片邁入第五十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戲碼也絕不會脫離一貫的信仰:樂觀、興奮、希望、改變、夢想……,然而,這一切在選舉中的笑容,在選後終究要回歸嚴肅,面對「錢」的問題。

世界的問題總歸三件事,政府收的錢太少、花的錢太多、借的錢還不了。用大白話來說,如果現在大家還沒有看清楚危機,趕緊勒緊肚皮,大難就要臨頭;但是如果政府帶頭減少支出,又會波及到全球的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