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我和女兒一直在掙扎要不要下載iOS6。

網路上一片叫罵聲,有人Google地圖不見了,有人找的是市中心,Apple地圖卻把他帶到了河邊; YouTube也得重新下載; 還有人更嚴重,通訊錄整個不見了,各地「災情」傳來。

我看到新聞,推出第一天,已經有一五%的使用者下載,最後還是忍不住,先下載再說;心想,了不起資料全部不見,試了起碼有參與感,要罵也可以一起罵。

Siri換成了中文系統,居然可以連續說出幾個繞口令;問她說,我美麗嗎?她回答,如果把你比喻作夏天……,你應該是溫柔婉約;直接幫你撥電話,幫你找出App;WhatsApp也可以對著聽筒,直接跟她說話,就抄寫出來了。

一連串驚喜,其實心裡還是分得出,她不過就是一台機器,這不過就是一些小樂趣,但你還是會為設計者這一點小聰明和便利性,而心生感激。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的觀察我很認同,他說,一般公司追求「滿足消費者需求的功能」,蘋果卻追求「讓消費者驚奇的功能」,一般公司追求「符合市場需要的創新」,蘋果卻要求「在消費者想不到的地方創新」。

如果你問消費者,他一定想不到手機裡藏著一位lady會跟你說話,也不會想到可以拍出三百六十度廣角的照片。

賈伯斯過世一年了,有人找到一支他在一九九五年接受訪談時的紀錄片,重新又看了一次賈伯斯如何詮釋生命,如何經營生意。

賈伯斯在訪談中談錢,他說:「我創業從來就不是為了錢。」你可能會認為他矯情,有錢人都是這麼說話的;但他真正想法是投資短期無法回收的想法,基於此,有錢還是一件很棒的事。

也因此,他認為做生意不應該先想成本,而是先想什麼樣的產品會讓消費者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