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照片,吸住我們的目光。

那是二○○八年六月,全球金融風暴爆發前幾個月,台灣大學國企系大四畢業生,捧著賓士、蘋果、亞馬遜、麥當勞、可口可樂、Sony、Yahoo、香奈兒、皮克斯等企業標誌,在台大總圖前,拍下青春的身影。

台大國企系,與台大財金、台大法律,並列全國第一類組狀元科系;該系學生幾乎都是從小到大,沿路蒐集第一名的寵兒。第一名挑第一名,進入社會,他們也以明星公司為就職優先考量。

「有學姊進入花旗、高盛,消息馬上會流傳全系,嚮往大公司光鮮亮麗的生活,也覺得自己所學,要在大公司才能實現,」一位台大國企系學生說。

考入狀元科系,進入狀元企業,當高階白領,一路往上升,名利雙收。這是狀元們的生涯規畫,也是主流價值所定義的成功,它沒錯。

但也有人重新定義成功。那是——發現自己、勇敢追夢、不怕失敗。

記者劉致昕在台北東區「248農學市集」,發現一位渾身書卷氣的農夫。幾次聊下來,得知他畢業於台大財金系,曾是滙豐銀行派至國外受訓的儲備幹部,GMAT考了七百八十分,名列兩岸三地的最高分群組,比哈佛、華頓商學院平均錄取成績還高上六十分;並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入學許可。

文憑、薪水、社會地位,統統都很好,但他卻隱約覺得,少了些什麼,那是「自己」。

沿路追求第一,赴MIT也是。在臨上飛機前一個月,他卻發現自己愛上種芽菜。從此,人生大轉彎。

放棄到手的第一,不容易。許多人卡在主流價值觀中,動彈不得,越優秀,越不自由。直到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後的某個清晨,突然驚覺:我的人生,為什麼會是這樣?

時間很公平,每個人都有青春,每個青春都不復返。有人選擇現成的路,有人選擇冒險的路。誰對?誰錯?答案都在多年後,那個突然醒來的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