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二上午,是《商業周刊》的看版會議。走進會議室,你會看到十多位編輯、攝影、記者們,分別站在三面大白板前,盯著近三十頁的大小稿layout(版面),「給予」不同意見。

這是雜誌出手前的作戰時刻,嘔心瀝血的作品正接受最後一關檢驗,時間極度壓縮,砲聲隆隆。忙亂中,一個編輯跳上皮椅,兩個小跑步,用手裡的麥克筆,在一個版上迅速註記「跨(頁)」,隨後,縱身躍下皮椅,繼續下一個工作。

哇!為了把握時間,她竟然不顧形象,主動出擊,俐落至極。

如果你問我,當主管什麼時候最開心?我的回答是:看到同仁主動的時候;主動做、主動想、主動說。因為這代表,她在這份工作裡頭發現「自轉力」,不須要求,她渴望完成令人驚嘆的作品,即便遇到挫折,她也將有所收穫,並且會屢敗屢戰。這才是最過癮的!

許多時候,當問題發生,主管們常被員工考試,「該怎麼辦?」「您覺得呢?」「您希望我怎麼做?」剛開始,我總是自動對號入座,擔任答題者,卻未意識到,此舉只會讓同仁失去為自己而戰的動機。

於是,我開始學習,把問題丟回給同仁,「你的看法?你的建議?為什麼?」圍繞這三個問題討論,將決定權交給對方。我發現,當一個人懂得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時,事情往往就成了。

在台灣的教育制度下,分數,是篩選機制,也是多數人的努力目標,我們因此製造出習慣被指揮的執行者,缺乏主動提出解決方案的思考者。學校裡「凡事要背」的習慣,一旦出了社會,變成「凡事要問」,但是,企業需要的卻是「凡事思考」的人。先思考,再動手,才能與眾不同。

本期製作十二年國教議題,除了政策面的檢討,身為一個母親,我最深的反省是,在拿掉所有分數之後,孩子的競爭力何在?他的自轉力在哪?恐怕,這個問題才是教改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