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十六歲,父母是外商銀行高階主管。國中起,她開始閱讀《商業周刊》,很有自己的想法。

一天,媽媽正在研究購置陽明山別墅,「妳出國念書回來後,這房子就送給妳吧!」不假思索的,她回道:「我以後不會回台灣了,你別買了。」

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媽媽一聽,雖然理解,心裡卻說不出的悵然。什麼時候開始,下一代必須離開台灣才有出路了?我問Vivien,為何這麼篤定將來不回台灣?

「台灣沒有未來!」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她從近來的證所稅、油電漲價一一開始舉例,台灣競爭力如何被扼殺。或許是學校經濟課的關係,也或許是長期參加辯論社,她對台灣正發生的事情,樣樣有見解,「管東管西,政策又都急就章,管到大家都不想在這裡做生意了。」耳濡目染下,她對金融市場的管制也有看法。

Vivien並非出身權貴或企業第二代,她從小由台中阿嬤帶大,從八點檔鄉土連續劇中習得一口好台語,父母都是經過一關關的考試,才得以入大學、進銀行。

她,是台灣未來菁英的代表之一,「只有我們『不想』知道的事,沒有我們『無法』知道的事,」她自信的說。

然而,這個十六歲的孩子卻說,台灣沒有未來!我們不能苛責孩子,只能自省,到底自己做了什麼對台灣有益的事?

以油電雙漲這事為例,有人以民營化會導致漲價、供應不足、財團壟斷,來阻礙民營化。其實,全世界第一座電力廠,並非政府主導,這家私人企業,曾供應美國八分之一的電力;而歐盟早在○七年便要求會員國開放電力市場。

事實證明,電力民營化後的英國,人們平均用電成本下降,社會福利大增;福利國德國,也有九百家電力供應者,提供七千種電力費率;與我們同樣是小國的荷蘭,國內有二十八家電力公司。

多數先進國家的電力早已民營化,還遭國家壟斷者,除了台灣之外,僅餘越南、寮國等亞洲國家,中南美洲的巴拉圭等。以此觀之,台灣還真是落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