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們的政府真是忙。

為了雞、牛的問題,夙夜匪懈,總統在三天內開了兩次國安會議不夠,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先生還跳出來質疑,政府資源分配不均,花太多時間處理美牛問題,卻不願對DRAM產業多花心力。

從禽流感雞、瘦肉精美牛,到奄奄一息的DRAM、甚至缺錢、缺董事長的面板業,聲稱快被國外紙廠打趴的造紙業……。大家最近都不約而同的找上政府救命。但這齣救援戲碼至今走來,荒腔走板。

姑且不論該不該救、要怎麼救,我的問題是:說真話,真的很難嗎?

日漸升高的公民意識,是台灣可喜之事,然而,有品質的政策討論,我們還停留在小學階段,因為有一門課,我們始終沒及格:說真話。

禽流感雞是一例,當擁有最多資訊的政府,不願公開所有的資訊,無異於在社會上開了一個信任缺口,當缺口越來越大,儘管政策再高瞻遠矚,要取信於人,不易。

這是一句老話:「誠實為上策。」但要做到,確實不易。想想,我們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多少時候說了真話?善意的謊言,是最常出現的藉口:因為怕對方受傷害、怕節外生枝、怕越說越亂……。

其實不願說真話的背後,反映的是我們不相信對方,不相信人們有我們聰明,能獨立思考、能有智慧的面對問題;再說到底,是我們太自以為是。

然而在我的人生經驗裡,我發現,說真話固然不易,但是,不說真話的下場更慘。

跟孩子相處時,我們常假裝堅強、堅持自己是對的,別看孩子不說話,他心裡其實比鏡子更清楚,你只不過在說謊。跟同事相處,我們下意識的報喜不報憂,其實,夥伴們比你還清楚,你只是不願意面對失敗。政府之於民眾更是如此,總是不自覺的假設民眾不夠聰明,因此,話總挑對自己有利的那一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