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頒給在《鐵娘子》中飾演柴契爾夫人的梅莉‧史翠普,她的致詞很新鮮,她說,很可能會有一半的觀眾心中會說:喔,又來了……,又是她!

她自我解嘲的說,其實距離她上次拿最佳女主角,已經是二十九年前的事了;沒有仔細回顧,還以為她是得獎的常勝軍;的確,真的是看她電影長大,她得過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蘇菲的抉擇》,還有最佳女配角的《克拉瑪對克拉瑪》,都是她在我念大學時的作品;二十九年來,她只有三年沒有電影作品,而那三年中又有兩年是在演舞台劇和電視劇,也就是說,她的演藝事業,沒有一年是空白的。

提名十三次最佳女主角,等於有十一次都要在台下為得獎人鼓掌;而她在致詞時說,她第一次領最佳女主角獎時根本還是個孩子,現在覺得又像個孩子了。

我對「孩子」這個關鍵字是有興趣的,它某種程度代表著天真、浪漫、純潔,出自於本心做每件事,而不計較什麼時候會有回報。從她年年接片,又處處有佳作,卻能在頒獎大廳坐了二十九年冷板凳,絲毫沒有放棄她想要拍出歷史留名的一顆本心。

一件事,連續做三十多年,已經不是容易的事,何況高峰之後還能再超越自己。那她的動力來自何方?我好奇,但沒有答案。

我完全相信一個人要能一輩子鑽進一件事,她必須時常回到孩子的階段,重新看到自己當時玩耍時的喜悅,以及把各種挑戰當成一種孩子的玩耍,樂此不疲,才能生機不滅。

前一段日子,同仁國禎、俊劭也找到一群在「玩耍」中玩出一片天的人,我們稱呼他們為「鐵皮屋下的奇兵」。

他們在一個眾人懷疑為夕陽產業的氛圍中,找出自己有興趣鑽一輩子的領域,越玩越有樂趣,NBA、大聯盟球員的球衣用布,有一半出自他們之手;喜瑪拉雅山各大峰頂,他們所研發的機能布跟著登山者挑戰極限。